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穿越楼兰

 时间:2018-09-01 14:10来源:散文网责任编辑:张焱
  
我站在沙漠,凝视着延绵多少神话的山峦,幽蓝的天空、没有一丝儿云彩,渴望眼前能有一片云飘过,哪怕就一片。东方的 天际 啊, 仅存的一颗晶莹、亦慢慢的消陨。那阔际天边旷野的绿呢,风 ,尖啸的风、亘古的风在 时间 的瞳孔里、湮灭。
...
穿越楼兰

我站在沙漠,凝视着延绵多少神话的山峦,幽蓝的天空、没有一丝儿云彩,渴望眼前能有一片云飘过,哪怕就一片。东方的天际啊, 仅存的一颗晶莹、亦慢慢的消陨。那阔际天边旷野的绿呢,风 ,尖啸的风、亘古的风在时间的瞳孔里、湮灭。只有沙漠,闪闪发亮金子般的流沙那样的耀眼。似听见了金戈铁马、扬起蹄足的尘烟,罗布泊的湖床风沙漫卷,飞飏、飞飏!

我伫立,伫立,站在那荒原深处,西域里的月光,冷风中、如浸骨的箫笛碎裂,红狐仰天长啸,断垣和石壁,与星石的碰撞,耳际回响。唉!“火烈日,人,魔、妖的聚集,几个月的古刹、熊熊的火焰 ,神像刀刻的印痕,留下的窟窿焦土。鱼骨,舟痕、檐梁、瓦砾在罗布泊沙床里流淌”。留下,大唐的风、呜咽!

幻,从大唐出发,漫漫沙道,那是谁的驼队,摇拽着清脆的铃声,簌簌的杉叶在肩边舞蹈,细柳微垂、如燕在耳畔萦绕昵喃,又谁送的一匹白色的骏马,让其踏着、昂首又盛装漫着舞步,哒哒、哒哒。一个个金色的蒲团铺设的大道,古楼兰城堡的雄伟,傲立于东方。广场上那玉琦的圣母、高耸的双乳挺拔,让人敬仰、让人膜拜。棕榈树的树荫,汩汩清澈的月牙泉沸珠漫散,孔雀公主沐浴时展开着翅膀,溪波一层层的漪澜,漾着一叶小舟!

如今,别在意我的去向,南来北往的人啊!送我的那匹白色的骏马,已经失踪。时间,尖啸的风、亘古的风、断垣的青砖与檐梁,我想借用太阳金色的光艳,重新筑一座桥头堡、修一座座玉宇楼,再塑狮身金童与玉女头像伴着玉琦的圣母,矗立在古老的雅丹广场,让出远门鸟儿飞回来,为你们拂尘?

我伫立,伫立、风沙漫卷,胡杨树下、眼眸迷茫,看见了在南麓的土丘上,依偎着曼珠沙华的花海里,佩戴着凤袍羽冠、挥着纤手的那个影,晃!看见了曼珠沙华的花海里两只斑斓的蝴蝶翩飞,看见了花海里捉着蝴蝶的小孩?

时间,如尖啸的风,亘古的风在罗布泊沙床里流淌,尘沙飞飏,戈壁独守的狼,残月长吼!犹记得天空中盘旋的巨鹰,发出了强力的嘶鸣!举起了弓鏴,谁轻轻按下——谁抹着泪光,哥真好,空中咯咯的笑声回荡!伫望,伫望、耳畔驼铃声——尘沙飞飏?等待,等待着琵琶曲韵悠长,心中一团篝火,一沙丘的绿......

本文作者 峰柏

文章阅读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