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揭秘·国窑“7501”

 时间:2018-10-16 09:11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当我们再次来到中国轻工业陶瓷研究所实验工厂,展现在你我眼前的是一条经过特殊改造,还原后的纯手工陶瓷生产线。从原料筛制、成型、直至烧炼,毎道生产工序基本上保留着70年代的模样。 在规模化、现代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为什么会保留着这样一条古老陈旧的生产线呢?
...
揭秘·国窑“7501”
当我们再次来到中国轻工业陶瓷研究所实验工厂,展现在你我眼前的是一条经过特殊改造,还原后的纯手工陶瓷生产线。从原料筛制、成型、直至烧炼,毎道生产工序基本上保留着70年代的模样。 
 
在规模化、现代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为什么会保留着这样一条古老陈旧的生产线呢?据文化部门透露,这条生产线已被正式列入江西省工业史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74年,时年81岁高龄的毛泽东主席,最后一次来南方视察,他在湖南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按行程安排他视察的下一站就是江西。同年12月的一天,负责警卫接待工作的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黄庆荣接到命令,匆忙赶赴湖南。下车后直奔省委接待室,当那双眼机警的目光定格在一块画有梅花的瓷盘上,正欲伸手去拿瓷盘的瞬间,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进来的正是约见他的那位中央首长,黄庆荣立即正身行了个军礼。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握手落坐后,汪东兴二话没说,将那块瓷盘递给黄庆荣:“你看这瓷盘怎样?”黄庆荣仔细看了看说道:“依我看这瓷盘挡次也不怎么样呀。”此时,汪东兴才将唤他来湖南意图说了个明白:“长期以来毛主席所使用的生活用瓷一直是指定在湖南醴陵烧造,采用的是其独特的釉下五彩制瓷工艺,在全国各大产瓷区算得上独树一帜。在六十年景德镇也曾试制过这项工艺,其结果都是好看不好用。”说到这里,黄庆荣虽说不了解制瓷的前因后果,但在他心里还蛮有军人底气的。
揭秘·国窑“7501”
黄庆荣马上接过话题:“这会难在那里?”
 
汪东兴问道:“那你们敢做吗?”
 
黄庆荣回答道:“敢呀,我们可以试一试。”
 
汪东兴笑着说道:“不会是吹牛吧?”
 
黄庆荣一脸严肃地回道:“不是吹牛的,军中无戏言,请首长见我们的行动吧!”
 
听起来虽说是几句不经意的谈话,可这么一项“研制毛主席生活用瓷”的重大政治任务,就这样落实在瓷都景德镇了。 
揭秘·国窑“7501”
开弓没有回头箭。1975年1月的一个晚上,黄庆荣专程到景德镇,找到当时的市委副书记李克时,黄庆荣用很神秘的语气对他说:“我们来干一件历史上会留名的事,不过现在不准对外讲,说出来会掉脑袋的,你有没有胆量干?”由于他们俩平时工作相处较多己很熟悉。李克时毫无顾及的说道:“你讲吧,我跟你干。”
 
黄庆荣也爽快地告诉他:“给毛主席定做一套生活用瓷。”
 
李克时很是兴奋的回答道:“这好呀!”
 
黄庆荣问:“你能做出最高水准吗?”于是,李克时向他介绍了一些技术上的东西,表示景德镇完成这项任务没有问题。经两人反复商量后,黄庆荣挑明:此事如果公开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做,肯定要出大事,所以对外必须绝对保密,只能说是给上级领导做的,数量不多,要求很高。全部口头下达,不留任何文字材料。当时的黄庆荣正忙于指挥“828”工程,这简短的交谈,算是按保密制度中的绝密规定,对毛主席生活用瓷的研制任务作岀了布署,黄庆荣后半夜便赶回了南昌,任务的具体布置落实由李克时着手去操办。
揭秘·国窑“7501”
次日上午李克时来到部陶瓷研究所。召集了部所主要领导人会议,以生产上级领导家庭生活用瓷为由,研制生产小批量以餐具为主的配套件。这批瓷器的基本要求:“用料要最好的,绝对保证卫生安全,做出来要灵巧、好看、朴实、有个性特色,制作工艺要最好的,厚薄一样,不准有任何瘕疵,大小与我所带的样品差不多,不能太大。”李克时从提包里拿出那块黄庆荣副厅长提供的釉下五彩梅花瓷盘。到会的部陶研所副所长罗慧蓉见瓷盘便知是湖南醴陵烧造的,并当即表态:“没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做。”
 
李克时见与会的同志情绪高涨信心十足便提议,按市委布署将这项任务定为部陶研所1975年的首要任务,任务的命名为“7501。”李克时当即提出把景德镇的陶瓷技术高手调集在一起,成立专门班子来研究制作,并推荐陶研所副所长罗慧蓉为“7501”任务的负责人,并经上级两次政审没有问题后通过。
 
在南昌的黄庆荣副厅长接到景德镇市委对“任务”的布署表示满意。事隔几日他又来到景德镇,李克时安排罗慧蓉到招待所见黄庆荣副厅长,为使气氛轻松一些,黄庆荣特意安排罗慧蓉留下边吃晚饭边谈。
揭秘·国窑“7501”
黄庆荣对罗慧蓉问道:“你们现成的瓷器我们都觉得不太适合,能否另搞一个品种样式给我们?”
 
罗慧蓉回答说“可以,我们这里什么样的人才都有,什么样的瓷器都做得出来。”她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道:“能办。但是人手不够,担心的是工作忙不过来。”
 
黄庆荣笑着对李克时说:“做我的这个事比你的其他事情更有意义。”然后对罗慧蓉说道“人手不够你可直接找李书记解决,钱的问题也找李书记。”

就在这天当晚三人确定,以陶研所为主,调集景德镇最拔尖的陶瓷科研人员和三级以上技工40余人,从设计、画画、拣土调泥、制作,直到烧瓷,全部配套运作,独立核算。事情确定后,黄庆荣当晚又勿忙的返回了南昌。
 
事隔三天后,黄庆荣听汇报说景德镇那边还没有动作,着急的黄庆荣副厅长立即又赶到景德镇,一查原因,说是其他单位不给人。他焦急而又严肃的与李克时商量,考虑到不便正式下达红头文件,于是想出了一个变通的办法;由李克时出面,以市委组织部的名义给各单位电话通知,限期所需人员三天内去部所报到。
揭秘·国窑“7501”
为加强领导,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由黄庆荣副厅长任组长,李克时任副组长。分工:李克时解决资金和人力保障,要什么给什么;罗慧蓉在技术制作上负总责。这样总算使工作走上了轨道,时间已经到了1975年的4月中旬。
 
“任务”的各个环节工作已全面铺开,最选获得工作进展的是主创设计部门,他们在珠山八友后裔汪桂英的领导下,几易其稿最终决定使用“水点粉彩”的装饰技法,画面设计稿采用“翠竹红梅”、“水点桃花”和“双面绘芙蓉花”三个花型,创意理念源于毛主席诗词里的“梅花欢喜满天雪”、“桃花源里可耕田”和“芙蓉国里尽朝晖”等诗句。报上级领导审核,一稿通过。
 
瓷器生产的第一关应该是原料关,按照梅花、桃花、芙蓉的艺术设计构思,图案要在纯净的高白釉瓷器上才能表现得更加灵动飘逸。可是到那里去找这种原料呢?困难又一次摆在技术制作总负责人罗慧蓉的面前,李克时副书记得知此消息后,及时召集专家组会议,会上专家们不约而同的想到,抚州临川曾经出产过一种堪称完美的高岭土。李克时副书记即刻联络上黄庆荣副厅长,不到一个时辰,南昌来电话说临川高岭土已落实,总负责罗慧蓉率随行人员专门到江西抚州地区临川县,组织老百姓上山捡了两天,凑集了两卡车高岭土,拉到景德镇。专家们看过矿样,认定原料杂质多不能使用。情急之下,部所党委下令;全体行政人员下到一线干起了选矿的粗活,为了抢时间,党委书记领头,发动全所职工用手工的方法从中挑出两吨精料。
揭秘·国窑“7501”
神奇的瓷土是“7501”传奇的开始。瓷器生产是环环相扣的工艺,从瓷器的安全性角度考虑,“7501”采用的是釉下彩工艺,釉就像一个保护层,可以防止瓷胚胎绘画的颜料矿物质不释放出来,也就是说,彩绘工在做好的瓷胚上用颜料画好图案,再在整个瓷胚胎荡上一层透明的釉,然后放入窑中经受至少一千度的高温,而颜料在这个高温下,会发生难以控制化学变化。为此,要解决颜料釉料问题,专家组又召集会议,“任务”总负责罗慧蓉当即想起一个人,叫许作龙,他在陶瓷配料方面很有名气,是景德镇一家国营瓷厂的技术员,这时正在外出差的许作龙接到一份厂里发来的加急电报:“火速返厂”。许师傅下车后家也没回,直接被吉普车拉到了部陶研所。当他得知自己的任务是为釉下彩红梅配制颜料,轻车熟路,此时的许作龙便感觉信心满满。
 
生产线上数日的紧张繁忙,许作龙心里感受到了这种阵势并非一般的任务情景,比他经历过的几次运动当头的大会战还要热烈的多。时值首次配好的料用在瓷器上,到了开窑的那一刻,部所领导和相关的工艺专家都来到现场,釉下瓷一出现,许师傅知道不是那么理想,所烧出的红梅颜色都出现裂纹,在场的总负责罗慧蓉急着问许作龙:“这是怎么回事?”他胸有成竹的回答道:“没事的。”许师傅微笑的面孔这才叫罗慧蓉平下心来,他接着说:“搞陶瓷就是这样,配方是基础,烧成是关健,工艺操作是保证,这个时候大家协调起来很重要。”
 
烧了一窑又一窑,接二连三的试烧,都是一个问题,“颜色上的裂纹。”许师傅这下心里没底气了……
 
总负责罗慧蓉沉着镇定,从多方找原因,许师傅讲的“四大环节”不无他的道理,于是将五次试烧的瓷样拿来开个攻关分析会,会上专家们的分折也给许作龙提供了很好的参考。这时的许师傅把问题的焦点落在绘画的工艺操作上,并提出了他的主张:“画面开裂毛病,通常出在颜料和釉面的膨胀系数不一致上。如何解决克服这个毛病,我认为画胚的时候掌握颜料的厚薄是关健,在颜料里掺点釉下去,画薄一些,我看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到了这个份上,参加“7501”任务的所有人都为这“任务”的研发都豁出去了。这不仅是为了表达一种工匠的敬业精神,也是为了用一种超越,夺得前人没有过的陶瓷辉煌,来维持景德镇不可撼动的瓷都地位。
揭秘·国窑“7501”
在景德镇陶瓷行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生在成型,死在烧成。”在攻克原料、颜料等难题后,“7501”任务面临着的是最后一把火的考验。余叨才是景德镇赫赫有名的把桩师傅,他十五岁开始学徒烧窑,行业内人士送给他一个绰号:“火眼金睛。”在没有温控设备的年代,他完全凭一双肉眼看透火焰的高低,在专家组里他很自信的言表:“我看得到窑里面烧成到熄火的时间,到底多少温度我可以把握得住,瓷器烧冇烧好我看得到。”由于“7501”采用的是临川高岭土这种优质特殊原料,他的可塑性强,耐高温。要烧出通透的瓷质必须要在1400度以上的高温中烧成。瓷器在烧制过程中,窑体内不同的部位会存在温度的差异,在通常情况下;窑体中间温度底,四边窑门附近的温度会高一些。作为景德镇最有功力的把桩师傅怎样确保成品率高而又不倒窑?
 
经过数月的奋战,排除了种种来自工艺上的、技术上的、原燃材料上的等等疑点、难点,满满的一窑“7501”瓷已点燃了窑火,参加研制工作的领导、专家们带着希望的祈祷,脸膛在窑火的映照下显露出一种欣慰的微笑。就在窑火正常升温返回到还原焰那一刻,火焰不但降不下来反而一直往上升。情急之下,余叨才师傅是急火攻心,此刻一股从火眼冲出的热浪呛得余师傅当场吐出了两口鲜血。怎么办?这时的余师傅凭作几十年的烧炼功底,急中生智,下令工人们赶快加劣质煤、掺煤灰压火,他叫人运来煤碴、拌上水加进炉膛。通过这么一个折腾,窑火温度得到了控制,这真是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奇迹。
 
按照常规余叨才师傅精确的把窑温控制在1410至1420度之间。这也是景德镇陶瓷烧制史上第一次采用1400度以上的温度烧制釉下五彩瓷。
时至1975年8月31日最后一窑“7501瓷”的开启,伴随着开窑的瓷香馨温;化着那一朵朵争奇斗艳的红梅、桃花盛开的旷野和芙蓉国里的朝晖,告捷了“7501”这项特殊“任务”的圆满完成。
揭秘·国窑“7501”
从接受“任务”到“任务”的圆满,历时仅为150天,就在这150个的日日夜夜所有参与者们;放下一切挂碍专注一心,排除困难攻克上百个技术难关,是他们聚首创造出了传世绝响。
 
讲到“7501瓷”这段历史,作为来者肯定会提起汪东兴、黄庆荣、罗慧蓉、李克时、方综、吴成俊等人;也必然要联想到当年制作“7501瓷”的艺术大家和能工巧匠,他们中有王锡良,汪桂英,徐亚凤,刘平,戴荣华,彭兆贤,余叨才,许作荣等以及轻工部陶瓷研究所的全体干部职工。
 
当代瓷器的巅峰之作当属“7501瓷”。在当年那个虔诚而又伟大的年代是景德镇智慧和力量点燃了“7501”窑火。全程共烧制22窑,制出14103件瓷器。合格率为30%左右,实际成品为4200件。
揭秘·国窑“7501”
成品中精选了10套特等品,总计五佰件余件。一套图案为釉下彩“水点桃花”,另一套图案为釉上彩“红梅”,其余8套均为难度最高的釉下彩“翠竹红梅”,毎套瓷器中配有精美绝伦的双面“芙蓉对花”碗,所有盘类品种全套有瓷盖。
 
双面“芙蓉对花”碗,融合了所有参与“7501”任务的领导、专家、工人们的集体智慧。该碗从设计到制作每道工序都有一番耐人寻味的故事。双面“芙蓉对花”碗,采用了明代的“正德”器型,在光线的照射下呈现出半透明效果;壁厚不足毫米的“翠竹红梅”茶杯,注入开水后用手紧握杯体也不会烫手,杯子加热到200度后马上放进0度的冰水中也不会炸裂,完全符合“任务”下达之初的“安全、方便、保温、美观”的用瓷标准。
 
被人们称为毛主席管家的吴连登同志曾经回忆说:“自主席用上这新瓷器,吃饭的时候,喜欢欣赏手里的饭碗,边吃饭边拿在手里转着来回地看着。”是呀,也许老人家正是通过手上这只小小的饭碗,去领略中国陶瓷的精美,去感受与人民之间的深情厚意。
 
本文作者:香港每日电讯记者  周时安     图片摄影:任瑞芳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