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时间:2016-09-06 00:54来源:华讯网责任编辑:张焱
  
石斛乃山珍,有铁皮、铜皮、草皮之分,生于悬崖峭壁之上,非常人可获!文人墨客少有涉猎和实见,画苑友人刘协文先生欲作勇者攀。他受广东省中山市珍身堂的邀请,亲临其仿野生石斛培植基地珍身堂石斛文化产业园,仔细观察、临摹,作石斛题材系列画作数十幅。
...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石斛乃山珍,有铁皮、铜皮、草皮之分,生于悬崖峭壁之上,非常人可获!文人墨客少有涉猎和实见,画苑友人刘协文先生欲作勇者攀。他受广东省中山市珍身堂的邀请,亲临其仿野生石斛培植基地——珍身堂石斛文化产业园,仔细观察、临摹,作石斛题材系列画作数十幅,为绘画开拓又题材。

在石斛系列画作中,体现了刘协文先生的画作的五大特色。

   着色的精确设计。

刘协文先生的画作的着色首先从颜料的配比出发。他每作一幅画,绝不浪费一丝材料。无论是纸张还是颜料、墨汁,他在使用的时候都是精打细算的,像一位精确的裁剪师,绝不浪费任何边角料。刘协文先生作画,无论是一次画一幅画还是一次画多幅画,他都要充分考虑每种颜料的用量,按自己的需求配好所需的颜料。他在画石斛的时候,无论是石斛的绿色还是红色或黑色,他在脑海里早就有了色块的构思,每个色块需要的颜料和墨汁都计算得非常精确,等画完以后,颜料和墨汁没有一点多余。所以,他的画作也不必要做很多的改动和修饰,多为一气呵成,很有整体感。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二是颜色的搭配绝妙。

刘协文先生的画作在颜色的搭配追求非常协调,他所作的石斛系列画作也不例外。如果有机会仔细观察他作画就不难发现,他的画作在颜色搭配非常巧妙、非常协调、非常机警。刘协文先生有个很好的习惯,比如他在画《国珍》、《品味》的石斛花时,红色花心和浅黄色花瓣是一笔画完的。花心的红色是笔尖的红颜料,浅黄色花瓣是笔肚子上的黄颜料,他在作画时,把黄色颜料在笔肚上画一圈,笔尖点了红色,笔转动一下在纸上按一下,就是一个石斛的花瓣,他按完五个花瓣就是一朵石斛花。不必要用传统的点画法来分开画。石斛系列画作的石斛叶子,它的画法也很接近。它由叶柄的绿色向叶尖的浅黄色转变,这也是一笔完成的。那绿色为笔尖,浅黄色为笔肚,一片叶子就是两个半瓣,中间在补一根墨线即可。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三是构图的真实贴切。

石斛乃珍贵药材,长于悬崖峭壁之上,鲜活的石斛见者和用者都极少,多是干制品枫斗。即使培植和养育的石斛都有人工改造过的痕迹,长得特别的茂盛或者粗壮,没有野外的石斛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雨,很难有中间的个性和特色,也无法让画家产生描画的欲望。只有野生石斛或者仿野生石斛才有那种历经沧桑的感觉,才能感触到石斛的趣味和特性。在其长条《石斛》和《希望》的构图中,石斛的生长和长向非常的奇妙,让观众马上想到的是奇、险、特。那石斛就像长在野外的绝壁上,让人无法攀沿和采摘。等你见过野生的石斛,你又觉得刘协文先生画的石斛没有刻意去雕琢。其实,这是刘协文先生画作构图的精妙之处,他把脑海中的思想展现在纸上,他是站在大自然的角度出发的。他的画作完成之后,把它放在大自然或者覆盖大自然的某个部位或者拦去一块画纸大的空间,就可以补充大自然里空缺的图画,与自然和谐、统一。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四是神韵的似与不似。

在刘协文先生的画笔之下,最有趣最有味的应该是他对绘画对象的神韵的追求。他一直遵循齐白石的“贵在似与不似之间”理论,并且发扬光大,把它实现在自己的画作中。刘协文先生的画作初看有些不像或者说生硬,还有点孩子气和童趣。再仔细看那图画又非常的像,可以说是“酷似”。如果你对画作中的实物非常熟悉,又能从他的画作里找到那实物的关键所在,让他灵动起来,让他活龙活现起来。像石斛系列画作,极其神似的是两个部分。一是画作中石斛的结,也是画作中石斛的硬处和关键。石斛结的颜色比较深,在视觉反应上非常的强烈,记忆和印象深刻,反而结与结之间的中间段那绿色或者白绿色可以忽略,在刘协文先生的画作中更加突出。二是石斛的嫩芽,即石斛的生命力所在。石斛的茎很少有叶子或者叶子不多,主要集中在嫩茎的顶端,也就是嫩芽上。最突出的嫩芽是长条《石斛》中的嫩芽,非常有神韵和气质,让观众过目不忘。
 

石斛始为画:刘协文的写意人生
 

五是闲趣的文化底蕴。

刘协文先生是个非常有情趣、有文化、有情怀、有底蕴的人,他不仅好酒,也好茶。在他的生活和画作中,茶是一大主题。因为他有闲心,才有闲趣,所以在他的画作中能够表现闲趣的就是茶壶、茶具等器物。在刘协文先生的石斛系列画作中就有长条《石斛》、《品味》、《品味人生》都有茶具,把茶具与石斛有机的结合起来。另外一大闲趣必须在他对石斛生长基部实景的构造,有着实景的存在,那么就会虚实结合,就会展现它的生存实况。这是很多年轻画家不在意的,只有文化底蕴深厚的画家,他才在他的无意识里表现出来。

也许刘协文先生的这些石斛系列画作才是一个开始,以后还会继续深挖,开拓成一个花鸟画的分支,有着更多的新作和更多的画家的加入。

       本文作者:李慧芳     巴陵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