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进亲情的馍香

 时间:2021-02-04 17:16来源:散文网责任编辑:张焱
  
夜晚,突然空气中飘来一阵久违的馍香,那是一种用酵子做的馒头的香甜味道。闻到这香味,我的心底顿时升腾起一股浓浓的乡情。馒头的香味牵引着我的思绪,让我仿佛回到儿时的故园。
...
夜晚,突然空气中飘来一阵久违的“馍香”,那是一种用“酵子”做的馒头的香甜味道。闻到这香味,我的心底顿时升腾起一股浓浓的乡情。馒头的香味牵引着我的思绪,让我仿佛回到儿时的故园。
 
儿时的故园虽然不富裕,但在那炊烟袅袅的地方,充满着温馨和快乐。屹立在院子里的两个枣树上每年收获的大红枣是迎接新年奶奶做的圆圆的馒头里的夹心。是做枣花馒头的主要材料。
 
记得小时候家里穷,每到腊月大人们置办年货,其中一项是蒸馒头。
 
蒸馒头是一件很费时费力的事情,因为怕买馒头浪费钱,奶奶就做手工馒头。
奶奶是一个蒸发面馒头的能手。她是怎么做的呢?经过多次观察,我发现:她先抓一把自制的“酵头子”,泡在一碗温水里,等“酵头子”泡松软,充分和水融合后,就加入面粉,边加边搅拌,放置一段时间,待伴有面粉的酵母水上冒出很多小气泡时,奶奶第二次加入面粉,搅拌。再放置一段时间,酵母面糊中再次冒出很多气泡。奶奶便会拿出一个红盆,放进几碗面粉,把碗中的酵头子面糊全部倒进面粉中,用温水把碗涮干净,也倒进面粉,用双手将酵母面糊与面粉搅拌均匀,揉搓,并时不时地把手放进温水里湿几下,继续和面,揉搓,直到奶奶把面团揉得光光的,盆子里光光的,手上光光的,她就会自言自语:“和面要做到三光。做出来的面才好吃”。我就会好奇地问:“奶奶,哪三光?”听到我的话,她会说:“你是小孩子,哪会知道。三光是:面光,盆光,手光。”
 
奶奶把和好的几盆面盖上盖子,上面捂上棉被,两天以后,面开了,奶奶会先在案板上撒一些干面粉,然后把盆里的面都扒到案板上,用干面粉把盆里的面清理干净,便开始一遍遍对案板上的面进行揉搓,揉成面团,直到把面团中的空气排出后,才将揉好的面团搓成长条状,她左手把着面,右手把长条的面分成等分的“馍剂子”然后对每个“馍剂子”进行揉搓,按扁,把大红枣装进里面,捏好,再撒一些面粉,双手团馍,转了七八圈,才做成一个馍馍。当案板上全是一排排站得整整齐齐的“馍士兵”时,奶奶就说:“让它长长”。等生馍长到两倍大时,妈妈把水烧开,奶奶把生馍放进篦子上,半小时后,就会闻到新鲜的“馍香”。
 
每年一般是蒸完4锅馒头。最后把蒸好凉凉的馒头放在缸里面过年自家人食用,还可以招待客人用。
奶奶很疼爱我们,她每年蒸了四锅馒头以后,就会专门做枣花馒头。她先把面搓成细长条,然后把长条的面弯曲成梅花形状的图案。在梅花的正中心放一颗红枣,梅花的五个花瓣内各放一颗红枣。当梅花图案的枣花馍馍蒸熟以后,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白白的梅花上红色诱人的大红枣,看着真的是一种享受!越看越想吃啊!
 
记得每次奶奶把热馒头从锅里拿出来,一放进“兆头子”里,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拿起馒头就吃。等奶奶把菜炒好,稀饭盛好,一家人正式开饭时,我们早已吃半饱。奶奶看着我们这样狼吞虎咽地抢着吃馒头,便会一面责怪我们只顾吃馍,没吃上菜,会影响身体健康,一面笑得合不拢嘴。妈妈这时候就会说:“你奶奶做的馒头太好吃了,你们只知道抢馒头,把菜剩下了。下次吃饭你们要吃馍,菜都要吃,不能偏食。”妈妈嘴上在批评我们,实际上她也和我们一样,一说吃饭,她也是先拿馒头吃。这时候,我和弟弟就会告诉奶奶:“奶奶,看妈妈也是先吃了大半个馒头才开始吃菜呢。”妈妈就会狡辩说:“你们看错了,我是先吃几口菜,喝几口稀饭才吃的馒头。”听到妈妈的狡辩,奶奶就回扭过脸去偷着乐。我可看得清清楚楚呢。
 
光阴似箭,转眼我已经长大,奶奶也撒手离我们而去。在没有奶奶的日子里,我们再也吃不到那津津有味的馒头了。
结婚以后,我曾做过多次蒸馒头实验。做出的馒头表面上看起来和奶奶蒸的馒头极为相似,但吃起来口感却相差甚远。我细细回忆起奶奶做馒头的整个过程。“不差呀?为什么味道远不如奶奶的馒头呢?”我说。细心品味,我知道了原因。因为我爱奶奶,在奶奶做的馒头里咀嚼到了奶奶对家的付出和爱,那馒头的味道是亲人之间的真挚感情。是奶奶爱的芳香留在我心中的永久记忆。
 
朴实无华的手工馒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被机器做的馒头所取代,在岁月的长河里演绎着悲欢离合。今日闻到那久违的馒头香味,想起已在天堂的奶奶,想起奶奶那揉进亲情的馍香,我不仅潸然泪下。我再也吃不到带有奶奶芳香的馒头了。我朝着天堂里奶奶所在的方向鞠躬,默默祝福她在那里一切安好!
 
本文作者:雨中彩虹         本文配图:雪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