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远去 故乡凉薄

 时间:2020-12-06 14:23来源:人物生活志责任编辑:张焱
  
一只老狗,缓慢地从我的身边走过,落寞的眼神让我的眼睛有些发酸。我停下脚步,看着这佝偻瘦弱的身躯从我身边经过,慢慢走向远方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就像我心中的村庄一样。
...
一只老狗,缓慢地从我的身边走过,落寞的眼神让我的眼睛有些发酸。我停下脚步,看着这佝偻瘦弱的身躯从我身边经过,慢慢走向远方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就像我心中的村庄一样。

一、记忆的乡村
 
如果说公鸡是村庄的黎明,那么狗就是村庄的日常。夏天游泳,冬日逮兔,每一个热闹的地方都少不了这个爱热闹的家伙。
 
一个村子没有多大,住户人家却三三两两的各自成群。东边的张家,西边的杨家,北边的朱家,或者隔了一条河,或者亘了一条沟,就这样形成了各自的安好。
 
清晨,不知道是哪家的鸡先开始叫的,张家、杨家就接二连三的沸腾起来,狗儿就在这沸腾中懒懒的亮一嗓子,之后就要陪着自家主人的孩子上学,上蹿下跳,吵吵闹闹。
 
等到孩子放了学,就又是一派不一样的景象。谁家孩子放了羊,谁家孩子赶着鸭,谁的孩子吵,谁的孩子闹,狗儿总是在这不同的孩子中间撒欢,热闹得像个孩子。
 
那时的村庄很美,天蓝田绿,树茂花繁,农舍就在绿树方田间,篱笆墙,泥土院,屋前房后少不了几席蔬菜,一点瓜豆。盛夏时节,藤蔓接天,密密麻麻地爬满黄瓜,垂下丝瓜。阴凉处,鸡狗吃喝戏耍,时不时的上演一场鸡飞狗跳的游戏。
 
幼童趴在篱笆上,听着鸟鸣狗叫,看着蚂蚁排队,晨光下一切美的习以为常。所有的生灵都和睦的相处着,在这里,没有什么苦不苦,好好地活着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二、留守的村庄
 
不知什么时候,孩子们长大了。村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诺亚方舟,陪着孩子度过了童年的成长,然后把生命和希望放手,任他们去远航。
 
为了更好的生活,年轻人们选择去了城市,他们走出了村庄的生活,村庄也淡出了他们的世界。田地依旧绿,这份绿意送别了那些匆匆走向城市的脚步,没有回响,只有沧桑。
 
告别了柴火炉子中蒸熟的热气腾腾的米饭馒头,钢筋混泥土中的青年人们的味蕾逐渐被机械人工的快餐所替代,我们过上了“5+2”的日子,村庄的狗儿却没有习惯365天没有你的日子。
 
村庄里只有老人在留守,只有逢年过节或老人生日的时候,才能恢复几分热闹。狗儿老了,鸭子少了,老屋破了,父母的腰也弯了。

有老人的时候,村庄还有热闹的日子,当老人离开了,村庄就只剩下了落寞。

 
有人说,有父母的地方才有故乡。当一个人的故乡都没了,也就没有了村庄。从南走到北,大片的村庄老屋都已荒凉,如果有空,不妨去走走看看,你的村庄,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等你了。
三、远去的故乡
 
村庄老了,故乡远了,那幅灵动的水墨画,正在一点点地褪去她的颜色。
 
村庄成为了碎片,零星散落在山谷水边,故乡化作了记忆,被遗忘在灯红酒绿之中。村庄中走出去的人,在水泥森林中忙忙碌碌,偶尔梦中还会忆起那段泛黄的记忆。
 
有人开始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栽花种草,想要复制一个曾经的村庄。然而,即使绿了房屋,也再也唤不回鸟儿,即便有了样子,也找不回曾经的明月。
 
我们在城市中安下了家,却丢了故乡的魂,钢筋水泥再好,也扎不下根,远离了率真淳朴,也就荒芜了自己的心。
 
村庄远去,故乡凉薄,这个养大你的地方,走着走着,就丢了……
 
本文作者:张凡尘    本文配图:雪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