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时间:2020-09-06 10:08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我的母亲,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她生在乡村、长在乡村、劳动在乡村、忙碌在乡村,当她闲下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老了!
...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母亲在提水

我的母亲,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她生在乡村、长在乡村、劳动在乡村、忙碌在乡村,当她闲下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老了!
 
我在家排行老五,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母亲是个勤快的人,每天负责家人的三餐,还要喂猪喂鸡,打扫院落,忙完家里的一切后,还要到田地里劳动,春种秋收,寒来暑往,在田里总能看见母亲的身影,拔草、锄地、收割,只要地里有活,母亲在家就待不住。
 
夏收的时候,收割完自家麦田里的小麦,母亲总要挎个篮子在麦地里仔细的走一遍,把掉落在地里的麦穗都拾起来,放进篮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村里乡亲们车子拉的小麦偶尔的也会掉在地上几个,人家不要了。母亲就捡起来,一块带回家里。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母亲和我在家门口


母亲说,捡回来了,就可以吃,扔到地里,那就太可惜了。
 
平时家里农活不忙的时候,母亲就会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捡一些干柴,回来做饭用。后来用煤球,干柴用的少了,母亲还是没有丢掉捡柴的习惯,日积月累,在院子里的空地上,集成了一座小山一样的柴堆,到现在还是那么多。
 
儿女们渐渐的长大了,我们就一个一个离开父母,过自己的小日子了,母亲还是和以前一样,替这个操心,替那个操心,隔上十天八个月,就要去我们的家里走一走,看一看,来的时候,不是带面,就是带油,有时候她会蒸上一大锅馍,带给我们,她总说自己家蒸的馍好吃,担心我们吃不惯买的馒头。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母亲在家里烧柴做饭


父亲去世以后,母亲就一个人守在家乡,守在家乡的老屋,还有一个空空荡荡的老院子,一个人在家的母亲,更加孤独,为了和我们联系方便,她买了一部老年手机,找人存上了我们几个的电话,想儿女们了,她就会给我们打电话,母亲在电话里,给我们说说家乡的事,家乡的人,完了总要问问,什么时候回家呢?回家了提前告诉她一声!
 
母亲不识字,但是她能根据存在电话号码薄里的名字顺序,准确的找到我们兄妹五个的电话。
 
每次回家的日子,是母亲最快乐的日子,也是她最忙碌的日子,她总是想法设法的变着花样,给回家的子女做最喜欢吃的饭菜,忙完了,就和我们聊天说话,问问外边的事情。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患病后的母亲在吃晚饭


母亲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有时候就和村里其他的女邻居结伴,到附近的山上摘山枣,山上坡陡路滑,非常不安全,我就打电话回家再三嘱咐,不让她去,她在电话里说,在家一个人也没有事,和大家出去摘枣,时间过的快,有人来村里收购山枣,也可以换些钱,就不用花我们的钱了!
 
这时候,母亲已经七十多了,摘枣的人多了,附近的山上山枣没有了,她就会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有一次我回到家,家里大门紧锁,我打电话给母亲,她说在山上摘枣呢,让我在家等着,她一会就回来。我让她告诉我她在哪个地方,我去接她。母亲告诉我了地址,我开车去到目前摘枣的地方,然后下车去接她,远远的就看见母亲背着一个口袋向路边走来,我跑过去接过她的口袋,足足有二十多斤,再看母亲,脸上全是汗水,衣服已经湿透了。而母亲摘枣的这个地方离家有四公里,如果我没有回来,母亲就要独自背着着二十多斤的山枣,走四公里路才能回到家,远路没轻重,这二十多斤也是非常重的了。
 
七十多岁的母亲一个人在家,也不会让自己闲暇一会母亲每天起来,先把房间里的床铺铺的平平整整,地面扫干净,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把院子里,大门外的杂草拔的精光,把院子收拾的干净利落。隔两天,母亲就会把脏衣服、床单、被罩,带到河边,洗干净后带回家,一个人在家的母亲,也是忙忙碌碌,这是她的习惯。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陪母亲在洛阳就医时在牡丹广场


一七年的时候,我回家了,才发现母亲的忘性非常大,做饭时不知道往锅里添水,盐和洗衣粉分不清了,糊糊涂涂的。
 
于是我赶紧带母亲去医院就诊,医生经过检查,确诊为早期老年痴呆症,为了治疗母亲的病症,带着母亲跑了三门峡、洛阳、郑州的几家医院,找了几位在技术非常好的医生朋友给母亲治疗。医生们说,这个病暂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目前只能进行药物治疗,控制小脑萎缩的进程。
 
从那时开始,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人,开始轮流照顾母亲,每天给她做饭,洗衣服,洗头,洗脚。以前那个坚强、勤劳、干净的母亲,成了我们眼中的小孩了。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患病后的母亲在院子里拔草


渐渐的,母亲开始不太认识我们了,村里的乡亲们,她也叫不出名字了,她的记忆一天清醒,一天糊涂,好在母亲只是脑子糊涂,身体还算可以,吃饱喝足后,就在院子里,干她喜欢干的事。我在家的时候,就远远的看着母亲,不去打扰她,就当她拔草,摘树叶,摘花,是一种锻炼了。
 
去年春节回家后,因为疫情,我在家停了五个月,也就有时间多照顾母亲,每天除了变着花样给她做饭外,就是陪着和她说话,陪着她散步 ,交流的多了,母亲的精神好像好了很多,有时候说话也和正常人一样。有时候把洗好的水果拿给她,她会再塞给我两个,让我也吃。饭做好了放到饭桌上,然后再去叫母亲吃饭,她还让我也赶紧吃饭,不要放凉了!
 
在家待了一百五十天,每天都可以给母亲做三次饭,有时候还得给母亲加个餐,白天母亲睡着的时候,就赶紧去镇上购买蔬菜、水果、零食,买完就赶紧回家,担心母亲一个人在家里着急。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今年在家,给母亲理发后拍的照片


陪着母亲,照顾着母亲,给她洗头、洗脚、理发、剪指甲、洗衣服、换衣服,陪母亲说话,陪母亲散步,看着她的身体一天天好转,看着她的脸色一天天红润,看着她有时候可以叫出我的名字,这是多么幸福的事。
 
母亲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眼睛不花,耳朵不聋,返老还童,成了一个老小孩,赶紧忙完这一段,回家继续陪伴母亲,敬奉心里这尊最大的佛。

祝愿母亲健康长寿!
 
本文作者:雪峰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以前,母亲总是到河边洗衣服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晚上,晚饭时母亲孤独的身影
我的母亲,我心中最大的那尊佛
                                                                                            和母亲的合影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