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成殇 倚窗听雨

 时间:2020-07-05 12:05来源:百家号/香袭书卷责任编辑:张焱
  
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生命的礼物,藏在风雨之后的彩虹中。雨季,我们不言离殇。
...
雨落成殇  倚窗听雨
雨落成殇时,倚窗听雨。夏日的雨,已经成帘,把世界挡在了视线之外。不远处的高楼,被雨雾笼罩,若隐若现。目光能探出的,也就是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尾灯,在不断闪烁。
 
一场盛大的暴雨,连续下了几个时辰。今年的雨季格外的长,雨水也是特别的多。入夏以来,时不时雨水就会来光顾,有时细雨如丝,有时暴雨如瀑。
 
想起流浪而忧伤的女作家,三毛笔下的《雨季不再来》,心情也染上了些许的忧郁。又是一年毕业季,青春的雨季正在渐渐远去。同窗一别,不知前路,几时再相逢。
 
夏天的雨,一阵一阵的。雨来时,我正沿街步行,观看着橱窗里的商品。出租车司机,是个热心人。短短的路程,全是他的声音。雨顺着车窗落在手臂上,有了微凉。我在雨声中沉默,只听见他在自语。我在自己的世界,看着车窗外后退的树荫。
 
“记得先把伞撑开了再下车,这雨大,几秒钟就会把衣服淋湿。”回头看他时,他正认真地提醒我。“谢谢。”在雨中,我的声线愈加简短。一言一语之间,外面的雨兀自撒着欢。
 
我总是感动于一些细微的事情。比如听见雨天陌生司机的叮嘱,看见雨中送伞的人们,鸟儿的第一声鸣叫,小草从地面冒出的瞬间,还比如盛夏的告别。
 
夏天的雨,用热情冲刷着地上的灰尘。路边的几株竹子,在风雨中摇曳。竹叶温柔,每一滴雨水,落在上面,都会停留片刻,然后再道别。
 
人生也是一场雨落。王家卫在《一代宗师》中说:“年少,第一滴雨,跌落尘世,见自己;中年,碰撞融合,积聚成溪,见众生;暮年,繁华落尽,百川归海,见天地。”人这一生,也就是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
雨落成殇  倚窗听雨
站在窗前看雨,远处曾经清晰可见的事物,都已经模糊。在雨季,心思也如梅子黄时,酸甜自知。当外物再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心情时,我们已经走过几多风雨。
 
一生一定要认真听一场雨,用心爱一个人,专注做一件事,好好地告别一次。
 
记得真正听雨,是在山中。山间的雨声,落在植物上,更是清晰可闻。雨中空山静,最是适合我的心境。停车,在林间路旁。雨水把挡风玻璃遮盖,看不见车外的景象,只能听见雨打树木的声响。
 
那年,也是雨季。独自听了一场雨声,就像是去参加了一场音乐会,隆重而端庄。有小提琴的轻柔,大提琴的优雅,钢琴的和鸣,二胡的弦音,笛子的缭绕,也有琵琶声声。
 
那么真切,我在雨中听见了各种声音,最后归于自然。一只小虫子趴在草丛中,和我一起听闻了雨落的韵律。它一动不动,我微闭双目。只剩下雨声在耳际,时缓时急。也是大雨倾盆,也是在梅雨里。
 
半山听雨,闲情几许。盛夏的雨,有着伤感,有着欢欣,复杂的情感,交织在雨季。不言别离,却又将远去,难舍曾经我们一起淋过的雨。
 
每年的梅雨,夏天最长,也是一个流行告别的季节。我们总是不断的告别中,去与新的事物相逢。每一段告别后,都藏着一个新的相遇。就像是每一个困境,后面都藏着生命的礼物。
 
用心爱过的人,即将面临着分开的结局。有多少心碎的往事,都发生在这样的雨季。一次告别,一段情缘,一生所爱,都化成密集的雨线。经年,一到下雨的日子,就会想起你。
雨落成殇  倚窗听雨
爱过,就是最好的结局。无言,也不遗憾。能成为记忆里的一朵花开,暗藏芬芳,足够让人一生痴迷。并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相守。残缺的美,更让人难于忘怀。你在南方的雨季里,我在北方的骄阳下。
 
老屋,池塘,青石板。青春的雨季,打湿的心情,终会被生活晾干。城市,灯火,人行道。人到中年,心有雨季,那便唯有自我晾晒,然后收拾残局。
 
好好做一次告别,告别过去的自己,告别一段时光,告别一份情感,告别旧光阴里的人。没有人能够永远陪伴在身边,能与自己为伴的,是自我的意识与成长。
 
窗外的雨,铺天盖地。人到暮年,最佳的境界就是枕书同听雨声眠。见过自己,见过众生,见过天地。一切都将尘埃落定,雨落的过程,雨声渐小,逐渐清净。就明白了戴望舒的诗句:“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有过梦,有过诗,有过远方,有过雨季。窗外的雨到了夜晚,停下了。天气预报,明天还会有雨。雨季继续,我们认真告别,认真相爱,认真伤感。
 
雨季会过去,再难的日子都会变好。天晴时,把心底的潮湿拿出来晾晒,让伤感与忧郁远离。毕业晚会上的歌声,还在耳边响起,这一季,又将过去。

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生命的礼物,藏在风雨之后的彩虹中。雨季,我们不言离殇。
 
夏天的雨季,还在继续。
 
本文作者:百家号 / 香袭书卷              本文配图:香港每日电讯  雪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