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大悟金岭 因乡喜而乡愁

 时间:2017-05-15 13:58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什么叫乡愁?乡愁是藏在心中最美的美,落在命运中最苦的苦,从嘴里说出来时,总是欲说还休,欲言又止;分明说不完,道不尽,却又是除非醉到昏天黑地,一个字也不想透露。就像叫着金岭,想着金岭,于心里偏偏苦不堪言。
...
大悟金岭  因乡喜而乡愁

晓得大悟是小时候所读的书籍中,有太多关于河口与宣化店的描写。河口是红四方面军不得不撤离鄂豫皖的最后一战。那一战红四方面军倾尽全力,没有战败,也没有打赢,只能在万般无奈中“再见”大别山。宣化店的情况也是如此,新四军五师全部主力集结于此,面对十几倍敌对兵力,新四军五师的十万官兵,以自我牺牲的姿态,坚守到最后一分钟,才突围去向四方,成就了近代史上,不以胜利为目标的胜利。那时候这地方被称为礼山,直到以胜利为目标的胜利在全中国实现后,这一县域才以铁血铸就的大悟山作了名字。
 
而金岭,这大悟的一个小小村落,被人知晓的首先是那片土地上,茫茫田野开着真如铺了黄金的向日葵花,以及那些不亚于任何一处久负盛名秋景的红叶。不知何时开始的,各种各样的自媒体上,标明大悟,说着金岭的炫目秋景。让南来北往的高铁,在一处叫孝感北的小站停了下来。与小站相比略显夸张的一群群人,大多行装简约,兴高采烈。大家都晓得,孝感北其实就是大悟。这从附近河水清幽,山势高耸,红叶浓郁就能有所判断。
 
秋风一路所向,无一不是秋天的意志。舍不得绿色的植物们,费着老大力气将大大小小的身子,藏在低一些的地方,使得自己尽可能变得不那么显眼。偶尔也有一些还没来得及收获的晚稻,孤单地点缀在田野上,宛如黄昏时节家门口的路灯,明确而温馨。

大悟金岭  因乡喜而乡愁

 
长江北岸,有一阵子没落雨了。荒草干枯,不是尘土也是尘土,大大小小的阔叶林,忽远忽近地将浓淡相宜的秋色打扮得五颜六色。有些出人意料,那所有的银杏树上的所有黄叶子,或许是大悟山中,金岭之上,天太洁净,地太清淡,一切分明是在秋风中,偏偏透着一种含有某种深意的娇羞。没过多久,真的踏上金岭土地,就明白这种娇羞也算是人的一种原始情怀。
 
山中的小小村落,注定会被大山掩藏。金岭的不同之处是藏得太深了,就连红军医院和新四军医院都能安然无恙地设在这里,而不必担心那些惨无人道的围剿与屠杀。在腥风血雨中能躲在无数险峰的缝隙里,是一种得幸天赐的安宁。一旦普天之下都安宁了,这些只供躲藏的缝隙,就成了连美景也无法输出的屏障。
 
银杏的娇羞还有一番难以出口的言说。一江春水向东流,是说浩荡长江能否载得起太多愁?长江北岸有一个词:苕!如果有人说,那个地方的人尽是苕!那话里的愁肯定是几条长江也载不起。苕的意思几近于傻。说那个村里有好多“苕”,也就是说那个村里有许多傻子。金岭就是一个有好多“苕”的村落。金岭银杏再美妙,面对那些不知穿衣遮蔽的家中男女,只能是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金岭银杏再动人,面对如此小小村落竟有四十四户,共四十四位孤寡衰弱老无所依的特级贫困者,能够示人的表情只剩下无地自容。

大悟金岭  因乡喜而乡愁

 
什么叫乡愁?乡愁是藏在心中最美的美,落在命运中最苦的苦,从嘴里说出来时,总是欲说还休,欲言又止;分明说不完,道不尽,却又是除非醉到昏天黑地,一个字也不想透露。就像叫着金岭,想着金岭,于心里偏偏苦不堪言。就像守着铺天盖地绿水青山,自家的那口供日常用的水井里的水,却是近处猪圈牛栏积液模样令人不可言说。
 
枫檀秋色,是天下最奇幻的。与银杏那江河湖海一样的波澜壮阔不同,一枫一檀各自成趣,一样的阳光照耀,不一样的色彩斑斓;一样的秋风吹过,却没有一样的摇曳风姿。如此光怪陆离,就该有对策应运而生。哪一样颜色是命定,哪一种光彩是未来,需要精准认识,精准扶持。金岭成为精准扶持对象才几个月,情形就发生根本变化,农业示范板块、旅游乡村公路、古民居改造、河道整治、农村安全饮水工程、环境综合整治和农家乐旅游项目,在十平方公里的范围里,如枫檀一样展现出多姿多彩。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说的是求知。几位从省直机关下来驻村的干部,硬是在金岭的山上山下,田头地边,在这几个月里,人人行走了五百多公里。与求知相比,这样的行走,需要一腔热血与不掺一点杂念的拳拳深情。
 
金岭还有一种动人的植物名叫乌桕,秋风来时,这些参天的高大乔木,一树树的像玫瑰,像牡丹,像金箔,眼皮一眨,这样的乌桕就会变成那样的乌桕。稍等些时日,霜更浓时,各色树叶一一落尽了,所有乌桕便会不约而同地变得雪白,那是它们的果实!
银杏黄了,枫檀该黄的黄了,该红的红了。这时节,乌桕本该是这万般灿烂中的一部分。走在金岭正在修筑的大路和依旧保持原€€的小路上,偶尔有乌桕心不甘情不愿地透出初红。更多的乌桕仍旧继续着春天与夏天的青枝绿叶。相同的天气,相同的季节,相同的雨露,相同的风霜,乌桕们为何要与银杏们与枫檀们另做一番模样呢?

大悟金岭  因乡喜而乡愁

一位老人说过一番话。老人年轻时,跟着新四军五师爬过千里大别山的每一条山沟与山头。老人年过九旬时,还带着满身的枪伤与弹痕,为这些山沟与山头的富饶奔走。老人说,乡下的人最需要的是乡喜。这话让人听来振聋发聩,又让人沁入心脾。乌桕不肯黄,不肯红,不肯玫瑰,不肯牡丹,不肯金箔,就在于乌桕比银杏和枫檀更懂得春天与夏天,懂得春天长一些,夏天长一些,多一些耕种时光,接下来的秋天才有实实在在的美妙。
 
在金岭,见过几位在家门口做着简单事情的老人,那些沧桑纵横的脸上,挂着一些由衷的微笑,既望着一群群初来金岭的陌生人,又望着熟悉的村子一天变一个样子。由于这道比银杏、枫檀和乌桕更美的景致,我写了一句话:情怀家国,耕读人生。接下来又写了一句话:脚踏实地,不忘初心。写完这两句话时,起云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今年秋天长江北岸的第一场雨眼看着就来了。雨落久了盼晴,天晴久了盼雨。大悟金岭盼的是将世世代代的青山变为真正的金岭。因乡愁而乡喜,因乡喜而乡愁,在如此转变中,金岭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成为流传在人世间的美丽风景。

本文作者:刘醒龙         原载于2016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