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雪峰:要防止乡村振兴变成折腾乡村

 时间:2020-09-17 21:04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当前中国仍然有6亿人口生活在农村,包括仍然未能在城市安居的2亿多农民工,就仍然有8亿人口需要依托农村和农业作为基本收入来源和进城失败退路。
...
贺雪峰:要防止乡村振兴变成折腾乡村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
 
中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20年乡村振兴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可见,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长期战略,是在中国已经实现现代化和已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崛起之后才能完全达到的目标。全面实现乡村振兴还要经过六个五年计划的艰苦努力。
 
实现乡村振兴的一个前提是中国已经完成城市化,农村不再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进城农民也不再需要依托农业收入来维持他们在城市的艰难生活。当前中国仍然有6亿人口生活在农村,包括仍然未能在城市安居的2亿多农民工,就仍然有8亿人口需要依托农村和农业作为基本收入来源和进城失败退路。
 
当前中国仍然有2亿多户种田的小农,日本只有180万户农户。仍然种田的2亿多户小农需要依托农业收入来完成家庭劳动力的再生产,因此,中国18亿亩耕地不仅仅是养活了14亿中国人口,而且为2亿多户小农提供了基本的收入来源。假若中国18亿亩耕地由2000万户家庭农场主来经营,即使这2000万户家庭农场主在18亿亩耕地上可以生产出养活14亿中国人口的粮食,2000万家庭农场主以外的2亿户小农没有田种,他们又可以去做什么?他们又怎样获得维持家庭再生产的经济收入?这也是为什么总书记强调要重视小农户的原因。
 
农民不种田,他们当然还可以进城去。现在的问题恰恰是,农村只要有进城就业机会的青壮年农民都已经进城去了。留村务农的恰恰是缺少或无法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一部分是缺少进城就业机会的中老年人,他们在城市缺少就业机会,务农则还好。中老年人种粮食产量普遍比农场主更高。农业收入不多,农村生活成本不高,正是农民家庭中老年父母仍然种田,年轻子女进城务工,农民家庭才有进城买房的积蓄。农村还有无法进城的青壮年农民,上有老下有小,他们通过适度扩大农业经营规模,从农业中获得收入,可以保持家庭生活的完整,可以照料家庭中的老幼。
 
农民当然愿意进城,城市有着远好于农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不过,进城有成本,且城市生活成本远高于农村。没有就业和收入,城市生活远比农村艰难。只要能在城市找到高收入的就业机会,农民会毫不犹豫地进城去。农民只有“城愁”而没有“乡愁”。
 
随着中国经济持续成长,中国现代化不断推进,城市可以提供越来越多高收入就业机会,国家有越来越强大财力为更多进城人口提供在城市安居的保障。越来越多农民进城了,就有越来越多农户不再依托小块农地获得收入,农业不再是农民的保底,农村不再是进城失败农民的退路。这个过程不取决于农民,而取决于中国经济能否获得持续成长,城市能否获得持续发展。农民的城市化取决于城市发展,城市发展取决于经济成长,取决于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
 
城市发展、经济成长、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非一朝一夕之事,更何况当前中国处于中等收入阶段,有着复杂的国际背景,也容易发生结构性矛盾,因此,农民进城这件事情不能太急,至少在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农民不可能突然就都进到城市,进城农民也很可能还要继续将农村当作退路。
 
可以肯定,当前全国绝大多数地区的农民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农民都是想进城的,几乎没有农民会指望有一个比城市更舒适的农村生活。只是农民希望体面进城,希望进城后可以在城市体面生活,而不是在城市艰难度日。如果在城市难以体面生活,农民就宁愿回到农村,与土地结合起来,过那种现金收入不高、实际生活水平不低的农村体面生活。他们在农村有房子、有土地、有收入,更有闲暇、熟人社会的朋友和大自然的宁静。
 
也就是说,当前阶段,农民关心的焦点问题并非要有一个比城市生活更加宜居的美丽乡村,毋宁说,农民需要的只是一个进城失败的退路。从国家发展阶段来讲,国家现在当然也绝对不可能为农民提供一个比城市更好的农村退路。
 
在当前这个时期,乡村振兴不是要将乡村建设的比城市更好。也不可能。当前时期乡村振兴的目标是保持农村基本的生产生活秩序,从而为仍然依托农村和农业的八亿农民提供农业收入和农村退路。这个时期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通过保持农村基本生产生活秩序,以为中国八亿农民提供进城的自由。再经过二十年甚至略长一点时间,八亿农民中的大约一半进城了,中国城市化完成了,国家也有能力为所有进城农民提供在城市体面安居的基本保障,这个时候就开始进入乡村振兴的第三阶段,即开始建设一个比城市更加宜居的强富美乡村的阶段。
 
当前中国正处在史无前例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城乡关系正在重组,国际关系复杂,经济成长艰难,这个时候的乡村振兴就尤其要重在守住底线,就尤其不能将强富美的第三阶段的乡村振兴错置到当前时期。
 
对照当前中央某些部门的三农政策和全国各级地方政府的乡村振兴实践,不得不再次提醒,千万不能将乡村振兴变成折腾乡村。
 
本文作者:贺雪峰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