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

 时间:2020-10-11 17:25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妈妈是一个倔强而又好强的女人,我的老爸在东川矿务局滥泥坪矿工作了30年,1995年退休回家。因为老爸是一个闲事不管,万事无忧的老顽童,矿山及江湖人称王老冷。所以,家中的重担全部压在我的妈妈肩上。久而久之,我的妈妈脾气越来越急躁
...
我的妈妈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妈妈是一个倔强而又好强的女人,我的老爸在东川矿务局滥泥坪矿工作了30年,1995年退休回家。因为老爸是一个闲事不管,万事无忧的“老顽童”,矿山及江湖人称“王老冷”。所以,家中的重担全部压在我的妈妈肩上。久而久之,我的妈妈脾气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暴躁,变成了一个女人不像女人,男人不像男人的人,但我深深地知道,我的妈妈把我们兄妹3人拉扯大,实不容易,更为难得的是,又带大了我的女儿王力力。
   
记忆中,我的妈妈是一个极为严厉的人,在就读东川师范之前,我和妹妹都曾饱受其棍棒和皮鞭之苦,当然,最小的弟弟除外。记得有一次,东川三中组织看电影,为了向我的妈妈讨要2毛钱,我还很不幸地吃了一大餐“跳脚米线”。
   
越是试着忘记,越是记得深刻。东川师范毕业之前的每一次过生日,我的妈妈总是会煮2个鸡蛋,悄悄地塞给我,说,“来,给你,今天是你的生日"。而我,直到2013年6月30日我的妈妈64岁去世,竟然从来没有给她过过一个生日,更没有给她送过一次生日礼物。只有在2013年7月5日安葬他的墓碑上,无奈地题写了一副对联“一生辛劳堪比须眉,山欢水笑糯谷飘香”。今天提起笔来写我的妈妈,似有千斤之重,悲戚至极,实难成文。
   
记忆的长河中,我的妈妈是一个极为坚强的人,她姓“阮”,但性格不软。当时,记得外婆曾与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妈心太硬了,你当大队支书的外公去世的时候,她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而你当年17岁分工到东川最偏远最艰苦的舍块学区教书的时候,她竟然偷偷地哭了好几场!”而我,只记得我的妈妈曾与我说过:“男人,肩膀要硬;男人,骨头要硬”。
   
听家乡的人说,我的妈妈是当年大队文艺宣传队的骨干,但是,我只是在她极为快乐的时候,曾听她哼唱过“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祖国要我到哪里去,背起背包就出发。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幸福哪安家……”
   
2002年7月2日,我老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在家中病倒了,快不行了,正在医院中抢救。当我从法者乡赶到人民医院时,我的妈妈脑溢血66cc,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已经听不见亲人们的任何呼喊了。当我们把她送回老家糯谷田,准备为她办理后事的时候,我的妈妈竟然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又在轮椅上渡过了11年,在其中,他唯一能念出2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我的女儿王力力,一个是我弟弟家的儿子王子尧。
   
那块黄土不养人?!那块黄土不埋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而今,我的妈妈已去世7年了,我们兄妹3家人依然在传承和延续她的一切的一切!
   
安息吧,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安息吧!
 
本文作者:王杰云    笔名:雪山雄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