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烟雨 烟雨江南

 时间:2020-06-21 11:31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记忆与感觉中的江南似乎总是水淋淋的,水是江南的精魂,似乎也只有雨才能衬托出江南那朦胧的意境,它宛如婷婷妩媚的清雅女子从六朝的繁华中款款走来,在玲珑的湖畔临水而居,芳草潾碧,柳陌含烟。由此看来,江南也是个适合归隐的地方。
...
六月烟雨  烟雨江南
 
阳光从紧掩的窗扉中钻泻而入,在这个六月里,记忆的深海又泛起了浪花,却也竟不知为何莫名地想起了江南,那片精致的天地。
 
对于江南的记忆似乎只有靠想象吧,总觉得它是粉墙黛瓦,曲水深巷的,总觉得这个季节的它,该是草长莺飞,烟雨霏霏的。
 
江南的六月,如一蓑望不尽的江南烟雨,如一幅画不尽的浮光掠影。江南的六月,充满了诗情画意,桃红柳绿,宛若溪畔的浣女,宁静似水;宛若低头弄莲子的孩童,天真无邪;宛若独钓寒江的鱼翁,超凡脱俗。
 
令人神往的江南,酣睡在春的怀抱里,阡陌的古城小巷,青灰色的古朴砖瓦,应该还遗存有秦砖汉瓦的古朴风韵吧?
六月烟雨  烟雨江南
在烟雨蒙蒙中矗立的江南人家,小桥流水风景依依,一切如诗如画,该是归隐的好地方。石板路上湿滑的青苔,默默一寸一寸的生长着,铺就成一地的沧桑,蒙蒙的细雨淡漠的恣肆的简笔画,虽只有寥寥几笔,却笔笔传神。
 
而想象中的江南应该是一幅写意画,一幅素雅的水墨丹青,墨汁肆意晕染,但却是恰如其分,空灵而生动,是一种淡淡的雅致,就像齐白石老相声的画一样,没有油彩的浓烈也没有素描的单调,有的只是那一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纯朴。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六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成,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是啊,对于江南来说,我真的只是一个过客,也许连过客都算不了。只是不经意的从生命年轮中滑过,留下匆匆一瞥。
六月烟雨  烟雨江南
夕阳西下,青灰色的屋顶上缕缕升起的袅袅炊烟,慢慢的消融进苍茫浩瀚的天地之间。小桥流水的人家,门前潺潺的流水如飘带般绕门而过,碧波里游曳的娓娓锦鲤,安然的追逐着,嬉戏着,仿佛置身于尘世之外,小小的鱼尾溅起圈圈涟漪,然后荡开去荡成粼粼细波,揉皱了一池春水,水底油油的水草在水底招摇,日复一日的点缀着水中的风景。
 
幻想走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撑着一柄竹骨伞,看着眼前偶尔飘过的身影,羡慕的看着他们的惬意与浪漫,渐行渐远。
 
总是有那么一些有雨的日子与我不期而遇,也总是喜欢在吹面不寒的杨柳风里沐浴着蒙蒙的细雨,走在窄窄的小径上,不紧不慢,恍若有江南的气息。在这样的时候,总会想起江南,想起那些青砖灰瓦烟雨柳巷。
 
记忆与感觉中的江南似乎总是水淋淋的,水是江南的精魂,似乎也只有雨才能衬托出江南那朦胧的意境,它宛如婷婷妩媚的清雅女子从六朝的繁华中款款走来,在玲珑的湖畔临水而居,芳草潾碧,柳陌含烟。由此看来,江南也是个适合归隐的地方。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