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秋 那半墙的紫薇

 时间:2019-08-18 09:48来源:湘楚原创微文责任编辑:张焱
  
一树花开,一树嫣然。浅秋是静美的,浅秋是淡淡的,没有过分的萧条,也没有过分的妖娆。 然而,总有一些树,在浅秋里倔强的把简单之美,温柔的开了一树又一树。
...
浅秋  那半墙的紫薇
一树花开,一树嫣然。浅秋是静美的,浅秋是淡淡的,没有过分的萧条,也没有过分的妖娆。
 
然而,总有一些树,在浅秋里倔强的把简单之美,温柔的开了一树又一树。她们依着浅秋,不动声色,井然有序的开着,颜色也是淡淡的,没有浓烈的香气,就像这淡淡的浅秋,不招摇,不过分。
 
有些许羸弱的花瓣儿,纵然经不起秋风秋雨的折腾,可是那蹁跹而落的姿势,也是一种优雅的美,还有那撒下的一地温柔,也是如此的动人心魄。
 
花开花落,是花儿生命的轮回,更是诗情的美好融入,落花纵为泥,香影亦如故。她们的生命是丰腴的,是值得的,因为并没有辜负自己的韶华,她们怒放过,灼灼其华过。
 
如今从容淡定落下的每一朵花瓣,不过是在为下一次生命的绽放做准备罢了!最爱老家的田园风光,这里远山近水,清幽如画,这里白墙红瓦,绿树成荫,这里湖水澄澈,人情温暖。
浅秋  那半墙的紫薇
碧蓝的天空下,炊烟袅袅,鸡鸣犬吠,鸟语花香,所有景致在目光中,在自然的水墨丹青下,勾勒出一副生动活泼的田园画卷。然而,我却尤爱那靠着鱼塘的半墙紫薇花。 
 
一到夏花绚烂,草木葱茏时,各种花竞相斗艳,唯独那半墙纷繁的紫薇花,让我心波荡漾,一分钟也舍不得移开眼眸,一树树是如此惊艳。
 
与她们初次相遇,是去年的夏末,在立秋之前,那时候,一树树花儿,开的那叫一个欢实热闹,红的,粉的,紫的,一簇簇的紧挨着,怒放着,似乎要把最美的样子,一股脑绽放给我看,简直好看极了。 
 
虽然我不养花,可是心里却是爱极了她们,不是不愿意养,是怕花凋落时自己会伤感。故而,每每遇见一朵花儿,不管她开的惹眼与否,我都会为她们低眉,轻轻抚摸一下那些让人心疼娇弱的花瓣儿。因为我知道,此刻她们正在努力的绽放给我看。
 
也许我们觉得花儿是娇弱的,可是每一朵花的骨子里,都有她们自己的风骨。 至少在风雨面前,她们是不屈服的。风若来,那就让它来吧!
浅秋  那半墙的紫薇
雨若来,那么也让它来吧!不管猛烈的风雨如何侵袭她们羸弱的身体,使她们遍地鳞伤,也休想摧残她们坚强不屈的灵魂,种子和根系大抵就是花和树的灵魂吧! 
 
越经得住猛烈风雨的根系,扎入泥土就会越深。因为她们明白,风雨摧毁的只是一个躯壳,摧不毁的是她们深埋在地底下的灵魂。
 
女人都是尘世间醉美的一朵花,一朵有着自己风骨的花,任由尘世风霜雪雨的折磨,她们依然坚强达观的生活。
 
此刻,站在浅秋里,我愿自己就是一树紫薇花,婉约的秋光中,开出属于自己的那份嫣然、静美和欢快的姿态。


本文作者:湘楚雁丽               本文配图:香港每日电讯  雪峰
 
作者介绍:
 
湘楚雁丽,公众平台,湘楚原创微文(ID:xcyl1208),喜欢古风、格律古诗词、散文、小诗歌,喜欢音乐。生活里,是一个简单渺小的生意人。业余时间,用一支瘦笔,书写心底一些感动。在冗杂的尘世,自由于喜欢的文字伊甸园。曾出版散文集《望海》,古诗词集《蝶舞诗语》(售罄),合辑《中华文艺》《滑台文学》。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