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时间:2020-06-21 19:56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冬季,我喜欢一个人走在家乡的河边,听脚踩在雪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看自己在雪上留下的各种各样的脚印,再回头去寻找,村子里飘起的炊烟。
...
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我上小学的时候,是70年代,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作业,星期天或者放假,就要帮家里放牛。和小伙伴们把自家的牛赶到山上,或者是河边的草地上,牛吃草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就会聚集在一起,发挥着各自的想象,想象着外边的世界,争论着北京、郑州、洛阳、三门峡这四个城市,到底哪个城市大。
 
争论结束后,就开始确定最大的城市,长大了一定要去最大的城市看看,就成为小小放牛郎的梦想。
 
长大了,工作了,大多数的小伙伴都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辈们坚守的土地,走入了城市的绚丽霓虹,走进了城市的车水马龙,走进了城市的高楼大厦。工作之余,和朋友们在一起相聚,大家又开始想念家乡,想念家乡的父母,想念家乡的小河,想念家乡的树林,想念家乡的草地,想念家乡的乡亲,想念自己的邻居,想念住过的小院,还有小院里的老屋。
 
家乡的一切,那是一缕温暖的味道,那是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春天,青草慢慢的钻出泥土,给山峦披上一篇嫩绿的新装。溪流开始解冻,冰面开始融化,柳树和杨树争先恐后的抢着发芽,让最初的绿色飘逸在春天的风里。迎春花迎风怒放,一片一片的金黄,向家乡的人们释放着春的信息。
 
桃花和杏花也不甘落后,花蕾渐渐膨大,在眼睛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已经怒放在田间地头,山坡林地,房前屋后,点缀着家乡的春天,芬芳着家乡的美丽。
 
等不及脱去厚厚的冬装,家乡的人们在温暖的春日里,带着农具,走向自家的田地,去耕耘一家人一家的希望。
 
家乡春天的味道,是充满希望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随着杨树、柳树的树叶变的浓密,就进入了家乡的夏季。
 
院子里,缤纷的桃花、杏花,已经变为一颗颗青青的果实,满满的挂在了果树的每一根枝条上。院门口的苦楝树,开满了紫色的苦楝花。微风吹过,香气飘满整个院落,再越过院墙,弥漫进邻居家,飘逸在村道上。
 
早晨,在老屋里起床后打开窗户,窗外的鸟儿已经在歌唱,轻风带着青草花香的味道扑面而来。走出老屋,打开院门,拿起扫帚,开始清扫院子里的树叶和院门口的树叶。以前,这都是父亲、母亲每天早晨起来干的活,如今,父亲走了,母亲上了年纪。就成了我在家乡每天起来干的第一件事。
 
我在院子门口,开垦出了一块菜地,翻耕之后,热情的邻居们送来了菜苗,于是,我的菜园子里,就有了黄瓜、茄子、西红柿、辣椒、豆角、丝瓜、南瓜。在家的那段日子,降雨量很少,于是,每天的下午,我就会担水,浇灌幼小的菜苗。
 
油菜熟了,麦子熟了,家乡的人们开着自家的拖拉机、三轮车,守候在地头,等收割机收割后,拉回自家的油菜、小麦,进行晾晒,入库,这时候的家乡就突然变的热闹起来。
 
家乡夏季的味道,是忙忙碌碌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气温渐渐的低了下来,树叶开始慢慢的变黄,一阵风吹过,几片树叶随风起舞,盘旋着落在地上。家乡的秋天来了!
 
秋季,家乡人迎来的收获的季节。种植的红薯、高粱、玉米、辣椒、油葵、花生、花椒都已经成熟了,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时光到来了。
 
这样的农活,是无法用机械代替的,红薯、花生,需要用锄头从地里挖出来,红薯还要进行深加工,做成粉条进行出售,花生需要晾晒后再能榨油。玉米收回来后,用脱粒机进行脱粒,玉米籽可以出售,也可以加工成玉米糁供一家人食用。高粱也许要用镰刀把穗割下来,用车拉回家进行加工,高粱米就卖给酒厂做酒去了,高粱杆的头部就用来做笤帚。
 
干这样的农活很费时间,也很需要人手,人们会两家三家的合在一起,大家互相帮忙,用最快的时间抢收,有时候月亮都已经升上来了,村道旁的路灯下面,依然能看到忙碌的身影。
 
家乡秋季的味道,是洋溢丰收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温暖的味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场飘飞的雪,把家乡带入了冬季。大雪过后,家乡的千沟万壑、山川树木,都披上了洁白的衣装,犹如一幅美丽的山水丹青,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冬季的家乡,少了忙碌,多了静寂,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安静的好像只能听到狗叫的声音。天气冷了,家乡的人们减少了户外活动的时间,待在家中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看着喜欢的电视剧,享受着一年之中最清闲的时光。
 
只有当大家聚拢在一起,点起柴火取暖的时候,互相的问候声,老朋友的笑骂声,家乡才显的有些人气和生机。
 
冬季,我喜欢一个人走在家乡的河边,听脚踩在雪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看自己在雪上留下的各种各样的脚印,再回头去寻找,村子里飘起的炊烟。我知道,老妈妈就在这炊烟升起的村子里,但是老人家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站在村头喊我回家吃饭了。炊烟升起的时候,我就得回家,给老妈妈准备饭菜。
 
家乡冬季的味道,是温暖的味道。

本篇图文作者:香港每日电讯  副总编辑     雪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