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女子实名举报交警丈夫家暴

 时间:2021-03-03 11:25来源:封面新闻责任编辑:张焱
  
2月28日,山西太原,兰叶欣依然在苦苦等待一个警方回复,在这之前,她已多次在网上实名举报自己的丈夫山西省公安厅民警刘南涉嫌遗弃第三个孩子,并对自己进行家暴。
...

2月28日,山西太原,兰叶欣依然在苦苦等待一个警方回复,在这之前,她已多次在网上实名举报自己的丈夫——山西省公安厅民警刘南涉嫌遗弃第三个孩子,并对自己进行家暴。

在举报信中,兰叶欣称丈夫担心生育第三孩被单位开除,选择将孩子送予他人抚养。出院当天,“收养者”从医院把孩子抱走,并支付5万元“营养费”。

如今,被抱走的孩子并未跟随“收养者”一同生活,不知所踪。刘南则表示,妻子的举报内容是片面之词,作为公职人员,他已经向单位说明了情况,不方便接受更多采访。

对于此事,“收养者”周建叶表示是兰叶欣的个人家庭问题,对于“领养”孩子一事,在表示无可奉告后,便匆匆挂断电话。

                                              兰叶欣在网上举报丈夫“家暴

讲述:孩子一出院就抱走 对方付了5万元“营养费”

2016年3月11日兰叶欣和刘南领了结婚证,当年5月,第一个孩子出生。到2017年12月、2019年6月,第二、第三个孩子相继出生,且都是男孩。

妻子网上举报丈夫,源于被送走、但已无音讯的第三个孩子。

兰叶欣说,丈夫刘南曾经是一名基层民警。2016年10月,借调到省交管局办公室,2020年,借调到了公安厅审计处至今。

兰叶欣透露,怀上第三个孩子时,夫妻两人商量后曾决定不把孩子生下来,但因为一些事情耽搁,到医院去的时候,发现孩子已经很大了,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要到生之前,刘南给我说,因为自己是公职人员,如果有生三孩,就可能面临处分,被开除。”兰叶欣回忆说,考虑前两个孩子的抚养过程中,丈夫长期缺位父亲的角色,加上丈夫一直称不能要这个孩子,商量后,就决定把孩子送给别人。

到生产前,兰叶欣通过小姨介绍的一名雷姓熟人,到山西贞爱妇产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但入院时,她并不是以自己的名字办理手续。

“入院是老公办理的手续,也是他交的钱,因为怕三孩影响他的工作,所以用的假信息。”2019年7月2日出院之前,医院主动找她说的是信息虚假,需要修改,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是使用的她本人的身份信息进行各类手续办理。

在住院期间,兰叶欣通过这名在医院工作的雷姓男子,联系到了一位来自古交市名叫周建叶的英语老师,得知这名老师有领养孩子的意愿后,双方进行了交谈。

“6月30日,我母亲和小姨跟这名老师沟通,了解对方家庭后,达成共识,将孩子送给她抚养。”兰叶欣说,这个事情丈夫刘南也是知道的。

“7月2日出院当天,抱走孩子之前,周建叶拿了5万元‘营养费’给母亲,我老公拿走了3万。”兰叶欣说,这个钱她并没有给她,只是通过家人知晓此事。

                                                                    被遗弃第三孩的疫苗接种信息

转折:被家暴后举报丈夫弃养 孩子如今不知所踪

因为孩子被送走的事情,兰叶欣和刘南之间产生了很大的隔阂,两人的矛盾慢慢加剧。

“每天都在度日如年,都在想那个被送走的孩子,就给丈夫说找回孩子,但是都被拒绝了。”兰叶欣说,2020年8月,第二次被丈夫“家暴”,成为两人矛盾的爆发点。

到11月份,她开始在网络上举报自己丈夫放弃抚养孩子并家暴的行为。在她网上的举报材料中,也有多张手臂、大腿淤青的图片,疑似被暴力所致。

11月25日,山西省公安厅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在今年1月,省公安厅又对我进行了调查,并要求我提供被弃养孩子的信息和身份证明。”兰叶欣也是在这个时候得知,刘南不承认第三个孩子是他亲生,还在质疑孩子的身份。

得到这个信息后,她找到了古交市,找到了“领养者”周建叶,了解后她才发现,这名老师不但有一个年龄很大的孩子,她被抱走的这个孩子,也被送到了其他地方。

“周建叶给我说孩子送到了古交市其他地方抚养,很健康在生活,并要求我签一个协议。”对此,兰叶欣并不认可,认为对方欺骗自己,孩子已经没有音讯,她随后到了贞爱妇产医院的辖区派出所报案。

今年1月30日下午,她到派出所做了笔录,至今没有得到回复。“有人疑问,为什么不通过周建叶,直接去找孩子,那是因为从举报以来,受到很多阻挠,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兰叶欣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主动再去警方,也没有去找孩子,而是选择以网上举报的方式,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是因为担心更多的私下阻扰和安全问题。

                               “收养者”给兰叶欣的短信显示弃养行为属实

被举报者:女方说法片面且有不实 孩子系女方送走

对于这个事情,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南,对他来说,这个事情给他,给单位都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这个事情是私人的问题,而且已经在走离婚程序,不想因为这些私事,来占用公共空间资源。”说,对这个事情单位已经介入了调查。

对于兰叶欣在网上反映的问题,是一个单方面的说法,有不实的地方,作为一个公职人员,他不想回应。“已经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但真的是我私人的家庭问题,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刘南表示,兰叶欣曾经是媒体从业人员,是想通过这些网络举报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不可取的。

兰叶欣在举报视频中说,因刘南是公务员,所以第三孩才会送人,不然会丢掉工作。

根据《山西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他们夫妻生育第三个子女,应按照夫妻双方上年总收入的20%缴纳社会抚养费,合计征收7年,若是国家工作人员,则不得晋职、晋级、评模、评奖,并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确实没有那么严重,不到被开除的程度。”对于这个说法,刘南表示对他而言,并没有严重到要被开除的程度,但对于是否知晓送走孩子等问题,他却表示已经给单位汇报此事。

“孩子是兰叶欣和她的家人送出去的。”电话中,刘南停顿许久,对于妻子反映对孩子身份存疑问题,他也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事情的真相已经给单位汇报,并再次表达不希望媒体来炒作,也不希望兰叶欣以这样的方式来给单位给自己压力,以达到她的目的。

通过电话,记者也联系到了“收养者”周建叶,对于此事,她表示是兰叶欣的个人家庭问题,对于领养孩子一事,在表示无可奉告后,便匆匆挂断电话。

律师:兰叶欣夫妻涉嫌遗弃罪

针对此事,四川蜀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姜波认为,抚养子女是法定义务,没有任何人能放弃这种义务,兰叶欣夫妻放弃抚养,有遗弃行为,已经涉嫌构成遗弃罪。

同时,他认为领养者之间不能有金钱上的交易,私自送领的行为不被法律认可,此事应该回到原始状态,由兰叶欣夫妻将孩子领回继续抚养,所谓的“营养费”应该退还给“收养者”周建叶。(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南为化名)

本文作者:封面新闻记者 刘虎 叶海燕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