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毛新宇少将:永远不变的军魂

 时间:2017-08-04 23:08来源:中国政协杂志责任编辑:张焱
  
毛新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少将,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嫡孙。“八一”前夕,带着相关话题,《中国政协》杂志对他进行了专访。
...
毛新宇少将:永远不变的军魂
                         毛新宇委员接受《中国政协》杂志记者采访摄影/刘滨本刊记者廖九阳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万众一心、砥砺奋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不断取得新的伟大胜利之时,我们迎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人民军队走过的90年,是不平凡的90年;是为人民利益不懈奋斗、牺牲奉献的90年,是不断迎接挑战、经受考验的90年,是创造辉煌战绩、建立不朽功勋的90年。在这个光荣豪迈的日子里,我们也更加缅怀创建这支人民军队的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

毛新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少将,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嫡孙。“八一”前夕,带着相关话题,《中国政协》杂志对他进行了专访。

《中国政协》:中国人民解放军走过了波澜壮阔的90年,作为这支军队主要缔造者毛泽东主席的后人,您如何评价毛泽东主席创建人民军队的伟大历史功绩?

毛新宇:我亲爱的祖父毛泽东主席是我们党、我们军队,也是我们国家的主要缔造者。如何评价他老人家创建人民军队的历史功绩,这个题目很大,但集中概括起来,我想可以归纳为三个“伟大创举”。

第一个伟大创举,是创建了一支无产阶级新型人民军队——

毛泽东同志很熟悉中国的国情,也充分认识到中国革命的特殊性。中国几千年来都是一个以农为本、以农民为主的东方大国;近代又沦为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落后,同时又受到帝国主义的重重压迫。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大国,如何缔造一支既不同于历史上出现过的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队伍,也不同于民国时期那些新旧封建军阀中的任何一支反动部队的新型军队。这本身就是一个课题,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建军史上前所未有的难题。

当然,毛泽东同志历来主张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都是由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推动的,他在1944年写给民主人士李鼎铭先生的信中就说:“实则吾国自秦以来二千余年推动社会向前进步者,主要的是农民战争。”但是,他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要和历史上那些农民起义军有本质的区别。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在资本主义现代大工业生产的条件和背景下产生的,中国共产党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在全新的历史条件下,时代正推动中国走向一个社会主义工业强国。所以,中国共产党必须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必须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必须是革命的、人民的;这支军队必须跟历史上所有的农民起义军划清界限,有本质区别。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同志老是强调,我们“不做李自成,也莫学洪秀全”。

那么,这支军队的革命性和人民性如何保证呢?毛泽东同志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党指挥枪”。中国共产党代表着全中国老百姓的利益,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确保这支军队的革命性和人民性。毛泽东同志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中,形象地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原则表述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人民军队要永远在党的领导之下,永远忠于党;“党指挥枪”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军魂。有了军魂的人民军队是任何旧军队无法比拟的。

第二个伟大创举,是赋予了人民军队前所未有的全新职责——

历史上的中国军队职责很单一,就是打仗的,打江山的,就是为政治集团利益服务的。毛泽东同志不否认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他认为人民军队也是要围绕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战略而服务的,首先是战斗队。但他还赋予了我们这支军队另外两项重要职责:工作队,生产队。

1929年古田会议上,毛泽东同志代表中央所作的决议规定:红军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重大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后,除了保卫祖国、抵御侵略的使命外,人民军队依然担负着“工作队”的任务,参加国家建设事业、抢险救灾、军民共建、国防宣传动员等等。人民军队90年的历史表明,人民军队到了哪里,我们的工作就做到哪里。

毛泽东同志认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要具有多项本领,光有打仗的本领是不行的,还要有生产劳动的本领。为什么《南泥湾》这首歌经久不衰?因为这是人民军队能打仗能生产的一个生动的例子。历史上有些封建帝王也曾经让军队搞生产,但那是暂时的、局部的;比较突出的有三国时期曹操实行的军队屯田,但曹操并没有赋予他的军队“生产队”的职责。革命战争年代,军队长期处于游击战争环境,在中国农村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条件下,军队担负生产队的任务,不仅对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以至于对整个革命任务的实现都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建国后,军队经费由国家保障供给,但军队仍然参加生产劳动,这主要是为了增加社会财富、改善部队生活、减轻国家和人民负担。

“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三项任务的提出,是毛泽东同志建军思想的一个非常独到之处。

第三个伟大创举,是打造了一支有文化的学习型军队——

建立一支有文化的军队,是毛泽东建军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人民军队创建的那天起,毛泽东同志就高度重视军队的文化建设,这也是他历来倡导的优良传统。他有一句经典名言说得非常好,“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你翻阅一下古今中外著名军事家、军事理论家的著作,甚至于拿破仑、克劳塞维茨,都没有讲出过这样的话。

这句话说明了什么?说明在毛泽东同志看来,人民军队不仅是能打仗能生产的,还应该是能文能武的。今天的国防大学,就是由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根据地创建的红军大学,和延安时期的“抗大”发展而来的。这说明即使在最艰苦的战争年代,毛泽东同志也特别重视军队文化建设,因为他充分认识到先进的军事理论和科学技术知识是战斗力。

建国后,毛泽东同志更加强调文化建设是军队建设的首要任务。他指出,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要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我们创办了很多有名的军事院校和研究机构,南京指挥学院、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石家庄步兵学院,包括我们军事科学院,等等,这都是毛泽东同志对于我们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高度重视的结果。毛泽东同志建立一支有文化的无产阶级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思想,至今仍是我军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指导思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鲜明提出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习近平主席统领全军踏上了强军兴军的新征程。我坚信,在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人民军队必将铸就更大的辉煌。

《中国政协》:您认为,在新的历史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意义是什么?

毛新宇:你提的这个问题,也是我近来研究的课题方向,我对这个课题研究很有信心。以前也有人质疑过,说毛泽东军事思想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仍然有指导意义吗?之所以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他们觉得毛泽东军事思想产生于机械化战争时代,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过时了。

但我认为,机械化战争时代也好,核战争时代也好,信息化战争时代也好,无论战争的形态进入到什么时代,只要战争的本质“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没有变,只要战争的基本原则“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没有变,毛泽东军事思想就永不过时,就永远是指导我们军队建设和战胜敌人的灯塔。

那么,产生于机械化战争时代的毛泽东军事思想靠什么来指导信息化条件下的军队和打赢战争呢?靠的就是毛泽东军事哲学思想。

在这里,我先要纠正以前一个学术概念上的片面认识,可能是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以前吧,学术界还是习惯称毛泽东军事辩证法,你听着好像差不多,也不能算错,但实质上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把毛泽东军事哲学思想只简单归结为军事辩证法,那就没有全面准确涵盖毛泽东军事哲学思想的全部内涵,不够严谨。现在好了,现在大家都比较客观地承认是毛泽东的军事哲学思想。

第一次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就开始接触革命军事战争了,他的军事哲学思想也产生于这个时期。任何实践都难免会有失败,我要强调的是,大家都总结经验教训,但毛泽东同志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善于从哲学的高度总结经验教训,剖析得非常深刻,能从中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今天反过来思考,如果我们党不犯错误、不走弯路,那《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实践论》《矛盾论》,这些至今大家推崇的伟大著作也就没有条件诞生。

毛泽东同志运用哲学原理写文章可不纯粹是出于学术兴趣,和列宁一样,他们写哲学著作都是为解决革命实践中的重大现实问题。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哲学、认识论、方法论、辩证法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运用到军事斗争中去,并逐渐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军事哲学思想体系。

毛泽东同志曾经有个生动的比喻,“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他说的船和桥就是个方法问题。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的先进世界观、暴力革命理论,成功地转化为对中国革命战争的战争方法论。打败国民党反动军队,建立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成功范例。

你看看,蒋介石败退到台湾后这几十年,很多学者穷经皓首总结蒋介石失败的原因,最后还是他自己总结得最精辟、最到位,他说“我输在哲学上”。那么他输在哲学哪些方面?一个是他不懂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说要得民心,解放区能够广泛地搞土改,蒋介石不可能做到把土地分给人民,他不得民心;一个是他根本就没有军事哲学思想,一支没有军事哲学思想的军队是无法战胜先进军事哲学思想武装起来的军队的。

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坚信毛泽东军事思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永不过时、永放光芒的原因。

《中国政协》:一段时期以来,一些人打着“反思历史”“还原真相”“重新评价”的旗号,或披着学术的外衣,或挂着娱乐的幌子,肆意歪曲中国革命历史、党史、国史、军史,否定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贬损革命前辈,诋毁党的领袖,抹黑英雄模范,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危害严重。您认为,对待历史,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怎样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毛新宇:这个话题很有意义。毛泽东同志曾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我想,这就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对待民族、国家历史及优秀传统文化的基本态度。

自己否定自己的历史、自己否定自己的领袖、自己否定自己的英雄,不行!!!

今年还是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一个世纪了。许多俄罗斯政党已经正式开始纪念十月革命,很多人也开始总结“苏东剧变”的教训了。“苏东剧变”的原因有多种,不排除有经济体制、军备竞赛、和平演变等原因,在我看来,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盛行。

如果你现在去俄罗斯采访那里的年轻人,你问他们十月革命,他们可能知道;但问他们十月革命的历史背景、伟大意义,是怎么改变人类命运、开辟历史新纪元的?给俄罗斯和世界留下了什么伟大财富?很多人可能都不清楚。没有了传承,忘记了历史,这个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刚过去100年,就很模糊了。

可能就像有人认为信息化时代毛泽东军事思想过时了一样,有些人认为过去了一个世纪,指导了十月革命的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也过时了。那些无产阶级革命伟大导师的理论是否过时了呢?我个人认为还没有过时,如《资本论》《帝国主义论》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的本质、对整个世界格局的影响等等,还有现实的意义和价值。

因此,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让当代青年以科学的态度来对待我们党的历史、革命传统,对待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应当作为一项战略性的工作来看待,非常重要。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加强党的历史和革命传统教育、学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著作、重视对党史国史军史的研究。

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新中国成立后,宣传、学习、普及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这个传统今天不能丢。要向我们的年轻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让他们学会运用唯物史观认识和记述历史;还要根据年轻人的特点,创新和发展我们的宣传方式,要充分利用网络、手机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新颖生动、深刻全面、真实准确地讲好我们的历史。

我想,这是我们抵制和反击历史虚无主义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

《中国政协》:您的祖父毛泽东同志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主席,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名誉主席;您的母亲邵华将军是第七、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您本人也是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至今;可谓“三代政协人,三代政协缘”。那么,您如何理解人民政协和政协工作?如何禀承先辈的优良作风,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

毛新宇:首先我要讲的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政治智慧和宽广胸怀。

新中国成立后,有些民主党派认为,自己的使命完成了,以后中国政治舞台不再需要民主党派了;有的准备解散,有的甚至已经宣布解散了。在这个历史关头,毛泽东主席从中国国情出发,明确主张保留民主党派,不搞一党制,实行多党合作。中国共产党是很重朋友的,中国民主党派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他们接受了中共的主张,和中共一起反帝、反封建、反对四大家族,功不可没。

中国共产党不仅能够与民主党派共存,还要与民主党派共参国政、共商国是,并且欢迎民主党派来监督我们的党。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宽广的胸怀和诚恳的态度感动了各民主党派人士,也让所有热爱祖国、追求进步的中国人发自内心地喊出“中国共产党万岁”。

以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为我们树立了典范。我跟我母亲作为毛泽东主席的后人,自然更应该自觉地践行我们党团结民主党派和一切爱国进步人士的方针政策,更自觉地履行好政协委员的神圣职责。

我母亲离开我们9年了,她生前曾经当了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她每年都抽出大量的时间深入部队、工厂、农村、学校,到人民群众中访问、调研,写出了大量提案。她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和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受到了人民群众的称赞,也值得我很好学习。

我当全国政协委员这几年,和我母亲一样,和许多委员一样,最关注的永远是涉及民生的热点难点问题。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医疗卫生、劳动保障、住房、上学等等,是长期永远的话题。解决好民生问题体现了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人民政协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的,人民政协始终围绕党的大政方针和老百姓关心的民生问题履行职责,这个方向是不会改的;对政协委员来说,关注民生是责无旁贷的。

这些年,我写了不少的提案,有和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等民生问题直接相关的;也有关于水利建设、生态环境、能源问题、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我认为,这些问题关系着老百姓的生存与发展,依旧是民生问题。

中国是农业国,治水如治国呀!我祖父毛泽东主席十分重视中国的水利建设,关注黄河、淮河、长江水利建设和中国农田水利建设。我继承了他老人家的这个传统,目前正对淮河环境治理、长江三峡水利建设开展调研。

结合前面讲的,我理解的政协工作:一要永远坚持党的领导;二要发扬团结各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的优良传统;三要永远关注民生。

采访手记:

就在接受采访两天前,毛新宇在延安为当地大学生做了一场关于军事战略研究的学术报告。采访当天,他又接到浙东一个村党支部的邀请,请他去讲党课。除了做课题,还要到基层部队搞调研,这已经占用了他大量时间,此外他还担任一些大学的客座教授,时常要去讲课。但毛新宇说:“我愿意去基层,在那里可以了解最真实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每当提及自己的祖父毛泽东,毛新宇总是称呼“毛泽东同志”或“毛泽东主席”,很少说“我祖父”。问何故,他说:“毛泽东当然是我的祖父,我非常爱他、非常思念他;但他首先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同时也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

采访最后,记者问了他一个私人问题:“毛主席是杰出的诗人和书法家,邵华将军是摄影家,您的业余爱好是什么?”他朗声笑道:“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妈妈确实喜欢摄影,经常拉着我们全家去照相,现在我爱人继承了这个传统。摄影是一个很好的爱好,但是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体力,还要有充分的时间。我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就是爱读书。”

毛新宇爱读书,可用“手不释卷”来形容。毛新宇的夫人刘滨说,“新宇看过的书,别人根本没法再看,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批注”。她还告诉记者一件趣事:毛新宇去外地不喜欢乘飞机,也不喜欢坐高铁,只爱坐普通火车,因为有可以读书写字的小桌子;一次,赶时间坐了高铁,为了让毛新宇能看书、写东西,大家把行李堆在一起,然后找了块木板放上,愣是给他在高铁上支了张“书桌”。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脑海不时浮现这样一副画面:90年前,秋收时节,湘赣边界,如血残阳下,如海苍山间,一支队伍蜿蜒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面容清瘦、目光炯炯、身形伟岸的年轻人,他若有所思⋯⋯,走着走着,他蓦地驻足,回身向着这支即将扭转乾坤的队伍,用可以穿透宇宙的湖南口音大声宣告——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7年第14期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