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 若梦一场

 时间:2019-05-28 10:08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水乡的美全然依着河道,所以沿着河走,景色总是那么让人醉心,而那些在河道里穿梭的船只,更是让水乡活了起来。
...
西塘 若梦一场
多少次跟自己说,不再去江南了。每次去江南,总是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阴郁。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又忍不住踏上去江南的火车。
 
认真回想,前几次去江南都是在阴雨的冬天,呵一口气都凝固在江南的水乡里。冬天的江南像个等待远行夫君归来的少妇一样等着春天的到来,她不言不语,却让人阵阵心疼,心疼这春天怎么能来得这么迟呢。
 
可是这一次,我在阳春三月,去了一趟西塘。如果说周庄和乌镇的商业化程度让你已经对江南古镇失去沉静的心,那你不如去去西塘吧。
 
其实我没去过乌镇,但周庄却在我心里刻下深深的一道褶子,所以周庄是不敢再去了。动身之前,心里寻思着,是要西塘还是南浔。不知道为什么,江南的地名总是那么诗意,周庄、乌镇、西塘、南浔、同里、甪直、枫泾等等,这些名字柔软地包裹着你那颗跳动的心。时常感到疲倦了,心里不自禁地就想到江南。
 
西塘,它就像是心里一个会召唤的梦一样,只要它轻轻一念,我便趋身赴它而去。
 
很多人到了一个地方习惯先买当地的地图,这个事情我以前也干过,不过现在不了,随心地走,特别是在江南这样的小镇里。小镇不会丢了你,只有你会迷失了自己。
西塘 若梦一场
我喜欢江南的雨,我喜欢江南柔软的细雨,不经意地打湿你的睫毛,落在你的心里。
 
住的客栈在烟雨长廊附近,老板有几处客栈,他问我,你是想住小吃街,还是烟雨长廊,还是……他还没说完,我便选了烟雨长廊。 
 
这条长廊也是我在西塘两天走过最多遍的地方,长廊一边是各种小店铺,而另一边就是西塘的胥河。心里本是好奇,刚好听见路过的导游解释着胥河与伍子胥的关系,果然,证实了心里的猜想。因为刚进入西塘古镇的时候,便看到牌坊上写的是“胥塘”,心里便想着难不成跟那一夜愁白了头的伍子胥有点关系?一来胥字不常用,二来伍子胥也算在吴国有一番事业的,取胥字也有可能的。且不说伍子胥吧,讲伍子胥不如再去看一遍《史记》。
 
水乡的美全然依着河道,所以沿着河走,景色总是那么让人醉心,而那些在河道里穿梭的船只,更是让水乡活了起来。
 
在河道上的小桥甚多,已经无法一一地叫出他们的名字了。只是漫步在小巷中,行走在各座小桥上,看着乌瓦白墙,看着小桥流水,你忍不住地沉醉在这样的梦境里。
 
你会忘了大城市里喧嚣,忘了高楼大厦、汽车尾气、喇叭、喧闹各种嘈杂充斥着你的五官的感觉。只有在这里,你的心才能舒展地做一个宁静的梦,梦里只有水乡,只有微风,只有流水,只有摇撸的欸乃。
西塘 若梦一场
当夕阳在河道的一头无声无息地将下,把余辉洒在屋檐上、河道里、船夫的身上时,你才发觉,原来小镇的白天走得这么快。你还未完全走完那些巷陌,还未完全捕捉到小镇的各种风情的画面,白天就要这么走了。或许它就是要留点空白让你明天再来寻它。
 
夜晚的西塘,一面是宁静,一面是小资。路过所谓的酒吧一条街,驻唱歌手在酒吧里唱着辛酸,唱着沧桑,引去那些逃离孤单的人们,在酒吧里尽情地释放。有人说,西塘是一个和丽江、阳朔、凤凰并列排名的最有可能发生艳遇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种概率有百分之九十九都发生在酒吧。
 
当然,我没遇上,但传说就是这么写的。
 
在烟雨长廊,月亮朦胧地挂在天上,和地上的灯笼相映生辉。坐在河边的台阶上,凉风徐徐,在白天最高温度达三十几度的江南,这凉风是何等的奢侈。看着静静的河水,静静的月光,你的心想不静下来也难。
 
江南的夜总是让人睡得很踏实,而古镇的清晨应该来说比夜晚还更能让人着迷。她不华丽,它用它卸了妆的脸庞来面对你,让你走近,再走近,让你用手轻抚她的面庞,让你亲吻她的发香。而当你发现她在你心里时,其实她早已经深深地住进你心里了。
 
清晨,不到6点,就已经有好些人出来散步了。有些只是纯粹地散步,沿着河百无聊赖地走,另一些,则是端着单反相机,甚至还带着三角架的摄影爱好者在对着镜头取景,记录古镇的清晨。我端着相机走走停停,西塘的清晨还是有些凉意,着了一身长裙倒是应了江南的景。在桥边看见一对小情侣,男生在给女生拍照,男生说,对对,就这样,脸再侧过来一点,很好。然后咔嚓留影。女生的微笑很甜,很美。
西塘 若梦一场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忽然想到郑愁予的那首诗: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西塘回来的火车上,我突然有点忘了这两天怎么过的,只是觉得怎么又回到现实中来了。一趟火车,可以把你从现实带入梦境,也可以把你从梦里拉回现实。
 
西塘,若梦一场。
 
本文作者:南平市文旅局   黄寅音             配图:杨丽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