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家乡的三月

 时间:2018-03-26 00:36来源:散文网责任编辑:张焱
  
这几日天气格外好,每日阳光普照大地,三月的和风熏人欲醉。在这 春 光明媚的日子里,总想着出去走一走,看看草长莺飞,邂逅繁花似锦。奈何,为着生计问题,整日被困在四堵墙之内。外面的明媚鲜妍都成了单调的黑白,连阳光都显得黯然了。
...


家乡的三月

这几日天气格外好,每日阳光普照大地,三月的和风熏人欲醉。在这光明媚的日子里,总想着出去走一走,看看草长莺飞,邂逅繁花似锦。奈何,为着生计问题,整日被困在四堵墙之内。外面的明媚鲜妍都成了单调的黑白,连阳光都显得黯然了。

记得,月初在家之时,隔着院子看见邻家的桃花开了,真的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那一院春色,是瓣瓣绯红,装点了一方天地。可惜的是,我家的院子里只有柚子树、枇杷树和桂花树。枇杷树的新叶长得很好,桂花树也吐了新芽,柚子树上还挂着去年的柚子。相较于那一院桃红,实在是黯然失色。
家乡的三月

后院的菜花倒是开得很好,那一抹抹清新的黄色,非常素净淡雅,是十分赏心悦目的。开春之后的小葱,葱葱翠翠的,也占了几分春色。但我觉得还不够,便站在邻家的院墙外赏桃花。一开始看到的只是小小的花骨朵儿,它们点缀在光秃秃的枝丫上,显得毫不起眼。后来我再去看,花苞儿已经开了出来,极薄极嫩的花瓣,粉粉的极是可。再后来,满树都是红艳艳的,阳光一照,那美愈加动人。

三月的桃花,自有一种绝世之姿,令人惦记。我因为惦记,便时常在村子里逛一逛,总能邂逅那么一枝出墙的桃花。那柔柔的粉色,似乎在心底铺排开一片春色来,令人心旌摇摇。每当此时,我都觉得心中满是喜悦,那春似乎也住进了我的心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十分春色已被它占去了七分。那一树树伸出院墙的桃花,将大地从日的沉睡中唤醒,代之以勃勃生机。每当我想起那些桃花,心中似乎也满是春意。由此,我又想起一些诗句来,譬如“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家乡的三月

杏花可能与我无缘,始终不曾邂逅,故而,我也不曾生出叶绍翁游园不值的感慨来。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那些深锁的院落,锁不住横溢而出的春色,又何须去叫门呢?当然,农村人家的院子不是古代世家大族的庭院,春色也是一眼望得见的,省了叫门的麻烦。

        离开家乡已近半月,想来邻家的桃花都谢了吧。前几日上山,那些桃花落了一地,新叶满树,花期已过。如今,占住江南春色的是那些我不曾邂逅的杏花、海棠、油菜花等。在我心中,却始终觉得邻家的那一院春色最好。似乎,那一院桃花开过,余花都只是点缀了。

        本文作者:灵芙醉客        本文配图:雪峰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