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时间:2017-11-19 12:43来源:散文网责任编辑:张焱
  
一缕薄风穿过雨幕,风悬于枝头的遥望,如经年一场没有归途的放逐,未曾刻意,却已轻染了凉薄;当季节还徜徉在一季风里,光阴已轻掩去,花朵悄落的芳迹,仿佛是一夜落雪将往事深藏,留在时光的转角,只有细雨飘坠的一地秋凉。
...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一缕薄风穿过幕,风悬于枝头的遥望,如经年一场没有归途的放逐,未曾刻意,却已轻染了凉薄;当季节还徜徉在一季风里,光阴已轻掩去,花朵悄落的芳迹,仿佛是一将往事深藏,留在时光的转角,只有细雨飘坠的一地秋凉。

当风声划过季节的眉梢,这落雨的谢幕,那顾留的凝眸,可曾打湿如烟的思绪?一场花事荼蘼的过往,山静水缓,静静的落了一帘梅香细蕊。在云水间,尚未风干的红粉香迹,一如生命里曾炙热灼肤的泪滴,在沉落时,同样亦是你不能再承受的伤痛,让一帧葱茏的时光,避不开曲终人散的荒凉。

繁花尽落,一场雨,裙袂飞扬,纵是在里走过,也无须惊扰那悲伤暗涌的往事;雨的檐下,一念折叠的心事,疏离而倦怠,静栖在时光深处,在寒风中,守望的姿态,还在听雨落秋殇的寒意;在今夜,我用落花浅媚的莞尔,轻拭你的泪滴,多少眷恋,还留有秋雨里未落的香息。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星光半明半昧中还未曾隐去忧伤,在月下搁浅的思念,在长夜,终是经不起疏雨而轻落;是谁放任了风,隔窗闲敲那记忆一点点抽离的虚空?将往事渐冷的碎片,再次仓促的拼接,在一瞬间叠加成阵阵的心痛袭来,在你的面前、在记忆里倾落……………

当光阴藏起的半朵烟凉,流光一样漫卷了秋色,那一年的飞花清影,已落入了旧时轩窗;一袭袖底风于指间悄然掠过,时光的诗笺,一册陈旧的书角,被风逐一的掀起,一页一页,似翻开了记忆的最深处,而我一纸暗哑的心语还匍匐于你寂静的暗夜。

你隐含忧伤的眸光还留有,被夜色渐掩的一丝牵念,我只想透过层叠的繁花青枝,为你系住云朵轻飘的梦乡;只想,静静的走进一首诗里,在一纸素韵墨香里,读你暮烟疏雨的江南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秋深处,有落叶斑驳的光阴,是你还未曾写入阑珊的秋色,在疏影寒枝间氤氲着一翦苍凉,已消瘦了时光的脉络,散落在指间的秋叶,轻散开时光的记忆,一路被风吹起,又在细雨中无声飘落,那疏落的姿态,为何再没有昔日的留恋?在韶华锦罗玉衣的梦里,是否还会记起,清风的诺言

当时光回转成流年里,轻浅的诗行,宛如一曲清歌,随着流云,在清风的发端流荡,浅翻的那一页水墨淡彩的风岚,有多少笑靥如花的情意还可以,封印那些温暖的时光。

隔岸的灯火,是谁为了避开孤单,点燃灯盏静默的目光?如星光镶嵌了夜的羽翼,虽没有白昼喧嚣的来袭,却无法褪去如蝶的忧伤。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流年似水,一重烟雨为序的追溯,那一场紫陌红尘的漂泊,那一幕千回百转的演绎,又途经了谁的冷暖?你可否让那,如尘的步履,停留在记忆的窗前,轻叩黑夜苍白的寂静,别介意,我偶尔的沉默,如忧伤盛妆的容颜,那只是黎明前的风还在,试探经年那欲言又止的心事,让我倏忽而来的伤感,隐隐如秋的萧瑟。

风的路口,街道的两边,已空无一人,那条熟悉的小路,一径蜿蜒还延续着曾经的守候;当你落落的身影,已渐渐朦胧了水色烟波,而离别亦让怀念,踯躅在秋水长天的尽头;多少等待还依旧,停留在风里,如恣肆生长的荒野蔓草,在静默里被时光,深掩。

风起之时,云烟过眼,在经年回望时,那开在窗外的时光,那些所能记起的对白里,轻握住的,只是繁华霎那隐喻的一场清欢;苍穹,那洞穿一切的审视,还不曾将岁月的风,绾成霜色的花蕾,季节匆匆的转身,已然淹没了深秋的脚步,在一树银花素裹的枝头已悄然,晕开了秋红的落寞。
月下星落  梅已若雪

隔着一眸落雪的彼岸,就连忧伤也无端的荒寂,任思绪,在荒烟野莫的时光里,静静的丰盈着那岁月草色的荒凉,亦如一场雪轻舞时,不动声色的漫过,海棠铺绣的往昔。

风的枝头,延伸的藤蔓还在等,一枚新叶开成青绿的诗句,霜色的秋露已在素羽飘飞的雪夜里,凝结成陨落的星光。在今夜飘飞的雪花,是旧时光浅裹的一衣薄衫,只是忧伤,已染指了你画里的江南。

红尘寂寂,亦或是暗流涌动,梅雪相依的宿命,在流年里,写过几世轮回;临水照花,飞鸿印雪,不过是时光蹉跎了记忆;一程山水,孤独的跋涉,只循着那一抹记忆的暗香,亦泼墨了时光。

       本文作者:清眸流盼             本文配图:雪峰

写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541/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