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我路过你的忧伤

 时间:2017-10-09 19:18来源:散文网责任编辑:张焱
  
我路过你的 忧伤 ,不求 过往 ,就像那 永远 跳跃的风靡传唱,在时空的飞逝中蜿蜒流长,轻扶着着 记忆 传唱的 别离 过往,与失落的悠长,我轻轻的轻抚你久违的旧伤,我赤足的站在那无人的街旁,那些霓虹闪烁,都图腾着旧时的尘埃飞扬,我路过你的忧伤,思绪
...


我路过你的忧伤

       我路过你的
忧伤,不求过往,就像那永远跳跃的风靡传唱,在时空的飞逝中蜿蜒流长,轻扶着着记忆传唱的别离过往,与失落的悠长,我轻轻的轻抚你久违的旧伤,我赤足的站在那无人的街旁,那些霓虹闪烁,都图腾着旧时的尘埃飞扬,我路过你的忧伤,思绪像诗一样轻摇着过往,轻划着纸张,字墨的悄然芳长和我从容的过往,那也许是别离人心存的丝轻靡的惆怅,和那没落的风靡与秘密标榜,像是那与诗人的脸庞,触摸你那轻椅的清丽容颜,和那呢喃的轻言细语,看你那清幽的脸庞,滴落着离人的泪水,瞳孔里依然,绽放着那人,那景的自然风貌,充满着岁月的蹉跎,我路过你的忧伤,仿佛是不纳世音的幡然惆怅,倾述着别离的星落雨沥。

掉落成了你千年不倒的巍峨模样,于你那,轻轻的心怀,我以为你等久了会很累,截然挥泪的离别,在诗意的远方,滴落着六月的雨丝沥沥,我在怕啊!怕自己的卑微,不急你一声轻盈的呻吟,与你那芬腾的诗意芬芳,我在怯懦啊!怯懦的苟延残喘着未央的气息,与那无法相伴的足迹 ,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或许,我的张牙舞爪,早已把你的胸膛,抓的破败不堪,那也是一种活色生香。

我路过你的忧伤,承载着多少风雨兼程的没落惆怅,和踯躅的杵立遥望,哪怕是一种无力的徜徉,那种跪拜的模样,祈祷的哀伤,和那被遗弃的炽烈风痕,总是杵立在风雨中,千年不化,仿佛是亿万光年的情怀滋生,慢慢的凝墨与心海,我总是这样的脆弱。就连起码的泪水都无法控制,我总是这样的执着,最起码随着你的足迹,慢慢的轻抚着你曼妙的轻丝薄羽,我总是这样的仰望着北方,就连最起码的尊严的被你剥夺,最起码,在我足迹的尘埃中,我慢慢的爬到了你的盛殿之下,遥望着你裙飞抖动的慢摇心痛,我从不知,我为何要如此的回望着北方,像那孩童仰动的童真与无邪,像是要把那折翼的翅膀,一一的缝补,粘合那旧日的踯躅与遗憾。
我路过你的忧伤

我路过你的忧伤,那是足迹的寸草,与莫属多少年等待与渴望,就像那个总也不懂人情世故的顽劣,与倔强,赤足的芳长,与不计后果的匆匆别离,不知道,那时的预言,就像是不期而遇的相遇,再次的涌现,或许,这样的脚步 ,总也不懂,那一切到底是些什么,我崇拜,我向往,我不停的向北望,相忘,却无法忘记。

我路过你的忧伤,那是诗意与远方啊!多少泪水打湿的衣襟,那是要走过你那探险的路,不曾想过,还要于这种方式到来,也怀着同样的炽烈心跳,和那慢摇的情歌悠扬,轻曲疗伤。

我路过你的忧伤,或许那是有你的老地方,我总是默默的遥望,遥望你那深沉的黑发,和那轻唇蠕动的俏丽模样,和你那神秘莫测的轻言细语,在点墨的咫尺中,蓦然的心驰神往,我从不知道;慢慢地走近你,她意味着轻柔的字迹,颠覆着卑微的过往的情怀与失落。
我路过你的忧伤

我路过你的忧伤,即使你不在知晓我的容颜,与点墨的清浅粘贴,既然,慢慢地走近了你,我知道,那记忆的老地方,你一直还在那里,久立四望,那是你轻摇的折扇,情趣横生的笑容可掬,还是我的赤忱,悠然把你轻拥在我的胸脯之上,情丝缕缕,悠悠见南山,青山绿水,还有清纯那吟动着千万铁骑的呼啸,还在我耳边灼灼耳语 ,肆意的响彻耳际,我是在怕了,怕的是用那滚烫的泪水,会穿透了你的衣襟,怕那六月的雨,飘过你,飘过你那路过的忧伤,我把我的过往,还交在这里,你是否还能听得见,我把我的初恋,还轻轻的扣动你跳跃的心悬,你,是否还能感觉的到,离开了你,我还残留着那一世的卑微,请你教给我吧!!!让我如何面对,你那调侃的眼神,和鄙夷的消糜苍茫,我是否还是那个当年,留着小辫的黄毛丫头,至少我还是这样的轻轻的走向了你,轻轻的又走进了你的怀里。

我路过你的忧伤,即使你不言不语,我一样的趴在你的胸膛之上,你也一样的无法挣脱 ,瞧,你现在有多安静,安静的不动一丝气息,我才可以这样的拥有你,我才可以这样的神奇。拥有你那如诗如画的云鬓飘逸,与那雨丝轻轻,路,好些遥远啊!也好些坎坷,路,好些苍伤啊!也有好些寂寥,路啊!有好些叶儿摇动的那倾城的优靡。就像那是一种罪,又像是一种执迷的风靡与过往。

我路过你的忧伤,既然你从未留下只言片语 和那紫鸢轻靡飞燕,轻曲着你那胜利的消息,我还是这样的来到,来到那红叶铺满的小路的游离思绪,你低头颤粒着身体,说啊!那些还有什么用,你说;那是我没有经历的忧伤,没有踏过的河流,没有驻足的眷念,没有高亢的歌声,替你轻弹着恋人那失落的眼神,或许,是你痛苦的抛开一切,无法承受的秘密忧伤,心痛的叩响了,生命的乐章,那年滴落的没落惆怅,和痛病思痛的别离过往,我说;我来了,就这样的来了,我尴尬的才知道,你依然还保持着我旧时的模样。

本文作者:耀眼的温存依旧夺目         本文配图:雪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25442/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