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统战部官微发文追忆金庸与邓小平交往,赞其统战风范亘古长青

 时间:2018-10-31 11:36来源:微信公众号“统战新语”责任编辑:张焱
  
作为著名的爱国人士,金庸先生在促进香港回归方面做了很多重要贡献,与中共领导人有着深厚的交往情缘。此时此刻,新语君与您一起分享两段金庸先生的统战佳话,这正是——大侠远去江湖不再,统战风范亘古长青!
...
统战部官微发文追忆金庸与邓小平交往,赞其统战风范亘古长青

微信公众号“统战新语”10月30日晚,惊悉武侠小说泰斗金庸(本名查良庸)在香港逝世,包括新语君在内的众多“金庸迷”感到深切惋惜和悲痛!“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的多部武侠小说,屡屡被翻拍电影、电视剧,陪伴了我们几代人的青春岁月。其作品流行的程度,被誉为“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

然而,你知道吗?除了高产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作为著名的爱国人士,金庸先生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政制小组组长、筹委会委员、“紫荆勋章”获得者,在促进香港回归方面做了很多重要贡献,与中共领导人有着深厚的交往情缘。此时此刻,新语君与您一起分享两段金庸先生的统战佳话,这正是——大侠远去江湖不再,统战风范亘古长青!

金庸曾为香港回归殚精竭虑

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同志在北京中南海接见金庸先生一行。邓小平同志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香港主权,一国两制,制度不变,港人治港,保持繁荣的方针政策”。金庸先生欣喜地说:“这方针政策好,香港人和国际友人都能接受。”

金庸先生回到香港后牢记邓小平的讲话,见人就说:“这次我到大陆旅游,把我小说中写到的地方几乎都跑遍了。特别令我高兴激动的是,见到了我仰慕的邓小平先生。”此后,金庸先生在他办的《明报》上,大力宣传香港回归祖国、“恢复主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保持繁荣”的16字方针,唤起香港民众共同关心香港回归祖国的大事。

1982年9月,邓小平同志会见了来华访问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提出收回香港主权问题。撒切尔夫人在回英国途经香港时,经香港总督麦理浩安排,金庸先生单独会晤了撒切尔夫人45分钟,进行了热诚亲切认真的交谈。金庸先生严肃提出:“199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香港主权,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保持繁荣”。撒切尔夫人表示同意。然后,金庸先生又在《明报》和《明报月刊》上大力宣传香港回归祖国的《中英联合声明》,以及“16字”方针,这对安定香港各界人士情绪、“团结起来,向前看”、推进香港经济建设发展、促进国际友好人士扎根香港、发展贸易起到重大作用。

香港知名实业家、中国染厂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筹委会委员、工商组组长、“非洲纺织大王”查济民先生与金庸先生同是“海宁查氏”家族,比金庸先生大两辈,金庸先生叫他叔公。查济民先生积极支持金庸有关香港回归祖国的宣传,办好《明报》和《明报月刊》。

香港前总督彭定康对《中英联合声明》有疑议,金庸先生就在《明报》上发表《呼吁让步达成符合整体利益》的文章,安定港人之心。

金庸先生还接受香港《经济日报》记者采访,畅谈香港政局的前途,以及中国领导人迫切收回香港主权的决心,促使撒切尔夫人及港督尤德爵士等人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面对现实,实事求是地与香港同胞一起迎接香港回归祖国平稳过渡。

金庸先生还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政制小组组长、咨询委员、筹委会委员身份深入到新闻界、文化教育界、印刷出版界等文人集聚单位宣讲香港回归祖国“16字”方针,解除港台人士的疑虑。

1993年3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在北京中南海接见了金庸先生,宾主间就香港回归祖国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江总书记向金庸先生赠送了《浙江地名简志》《浙江文化书》《浙江方志源流》《浙江民俗研究》等17本书,并在《浙江地名简志》一书封面上题字:“查良镛先生惠存,江泽民,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八日”。

金庸先生在回香港飞行中,高空遐想,构思初搞,落地成文,在《明报》和《明报月刊》上发表了《北国初春有所思》的文章,严正指出彭定康等人搞的“政改建议”是不得人心,企图旧事重提,不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必将遭到香港民众的反对和国际友人的指责。

在日益增强的压力下,英国政府从1994年下半年起,逐步调整政策,重新摆出了与中方合作的姿态。1995年12月,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经过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金庸也在这个名单之中,他被任命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该筹委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进入了具体实施阶段。从此,金庸全身心地投入香港回归祖国的事务工作中。

1996年11月9日,金庸偕夫人林乐怡女士返乡回到嘉兴探亲、到海宁、海盐、南湖区大桥镇中华化工厂等地参观访问,投资办企业。

金庸先生的母校嘉兴一中校长吴颖生闻讯后带领7名学生小记者到金庸先生下榻的嘉兴宾馆采访,一位天真活泼的小师妹提问说:“金庸大师兄,您对香港回归祖国有何看法?”金庸先生微微一笑道,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容外来人员侵犯。明年7月1日,香港就要回归祖国。统一大业,由于香港各界人士的积极努力,香港回归工作做得充分完备,合乎民意,国际友人也大力支持,安定团结扎根香港,发展香港的经济建设,一如以往平稳过渡。邓小平先生提出: 恢复主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保持繁荣 ,这16字方针香港各界人士拥护,很好。

金庸又说:“香港作为世界经济贸易、金融中心,保持原有的经济体制,经营管理有益于香港经济发展,这对内地四化建设起一个 窗口 作用,我们可从中借鉴和引进先进科学技术和设备。同时,通过香港窗口,内地大量农副产品出口进入国际市场创汇,使中国更快更好富强起来。”

1997年7月1日0点0分0秒,高悬在中国香港土地上150多年的英国米字旗颓然降下,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在这块土地上空。香港回归祖国,洗刷了中华民族的百年耻辱,香港的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构想变为现实。

邓小平与金庸的交往佳话

邓小平是金庸(查良镛)武侠小说在中国内地最早的读者之一。1973年3月,当金庸小说在内地尚为禁书之时,恢复工作不久的邓小平从江西返回北京,托人从境外买了一套金庸小说,并对其爱不释手。邓小平的护士郭勤英曾说:邓小平喜欢看的武侠小说,基本都是港台作家写的,像金庸、古龙和梁羽生的作品,邓小平都看过,看得较多的是《射雕英雄传》。邓小平习惯利用中午和晚上睡前的半小时,津津有味地看一会金庸的武侠小说。即使是出差到外地,他也会带上武侠小说。邓小平睡前爱看武侠小说,是贪它不用动脑筋,看得轻松、不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一次,邓小平的二女儿邓楠见到金庸,告诉他说:“爸爸很喜欢看你的小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看几页。”同时,邓小平读武侠小说也并非完全是为催眠和消遣,他能够将书中人物的命运联系自身来思考人生,获取人生的精神力量。

金庸的《明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反对“文化大革命”而著称,他因此被香港极“左派”骂为“反共反华”、“亲英崇美”,甚至上了“左”派的暗杀名单。他在《明报》执笔写社论,为邓小平被打倒打抱不平,强烈抨击“文化大革命”的种种悖逆之处。他还在社论中不断地赞扬和支持彭德怀、邓小平等人,赞扬周恩来大力提倡的经济建设蓝图——“四个现代化”。1976年春天,“四人帮”刮起“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第三次被逐出政坛。金庸在社论中不仅坚定地支持邓小平,而且预言邓小平不久就会东山再起。此预测一年后即得到验证。在记者问他如何做出这一预测时,他说:“可以说,我的想法就是实际上代表多数中国人民的愿望,既然是众望,大概事情就可以做到。”“四人帮”在政治局会议上围攻邓小平,而邓小平不动声色,不予理睬,使“四人帮”一次又一次气急败坏、无可奈何,这使得金庸感叹不已:“邓小平如此刚强不屈,又有着如此丰富的斗争经验和驾驭能力,真令人敬佩!”

第三次复出后,邓小平主张大力推动中国的经济建设,此主张得到了金庸的极大拥护。他在《明报》热烈支持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认为“邓小平有魄力,有远见,在中国推行改革开放路线,推翻了以前不合理的制度,令人佩服。真正的英雄,并不取决于他打下多少江山,而要看他能不能为百姓带来幸福”。金庸对中国未来充满必胜的信心,他相信有邓小平领航,中国这艘巨轮一定能够驶向辉煌的明天。因此,在中共领导人中,他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金庸曾不无感慨地说,几十年了,我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我一直佩服他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真像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

邓小平对于金庸《明报》社论也是十分了解的。1981年6月27日闭幕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党的中心工作调整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了,和平统一祖国也成了正式议题。此时,邓小平决定通过金庸向海内外传递中央新的对台工作思路。为何要通过金庸呢?邓小平认为:金庸具有深厚的国学功底,在华人世界颇有号召力。他多年和林彪、江青笔斗,在海外有忠厚正直的好名声,台湾对他也有好感。1973年春,金庸访问台湾时,尽管蒋介石因重病在身未见他,但蒋经国与他进行了深谈。金庸本人也主张和平统一,他曾在视察杀气腾腾的金门之后感叹道:“我一生如能亲眼看见一个统一的中国政府,实在是毕生最大的愿望。”金庸发出的爱国之音得到了回应。1981年夏,北京邀请金庸回大陆访问。在这次访问中,金庸提出想见邓小平,报告很快送到了邓小平那里,他在报告上批示:愿意见见查良镛先生。

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会见了香港《明报》社的创办人和社长金庸。能见到敬仰已久的邓小平,金庸当然十分兴奋。他郑重其事,早早起床,梳洗一番,穿好西装,打好领带,然后带着妻子林乐怡和一对子女,在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廖承志的陪同下,乘车来到人民大会堂。邓小平穿着短袖衬衫,已站在福建厅门口迎接。

一见到金庸,邓小平就立即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满脸笑容地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说我读过,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金庸满面春风,对邓小平微微躬身行礼,握住他的手说:“我一直对您很仰慕,今天能够见到您,感到荣幸。”一番寒暄之后,金庸将家人一一介绍给邓小平,邓小平连说:“欢迎!欢迎!”并问孩子们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书等。两个孩子分别作了回答。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邓小平和金庸全家在迎客松的巨幅画像下合影留念,然后到福建厅坐下会谈。邓小平见金庸穿着西装,便说:“今天北京天气很热,你脱了外衣吧,咱们不必拘礼。”于是,一位饱经忧患、三落三起的中共领导人,与一位写了20多年社论的政论家展开了坦诚交谈。

邓小平对金庸说,中国以后的三大任务是:在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完成祖国统一;搞好经济建设。金庸表示经济建设、民生发展最为重要,邓小平亦表示赞同,认为经济建设是其他两大任务的基础。两人谈到十一届六中全会时,邓小平说,六中全会召开时间之所以延迟,是因为《决议》还未写好,写《决议》经过反复讨论,最大的一次讨论会有4000多人参加。写《决议》的目的是为了总结经验,统一认识,团结一致向前看。邓小平表示,世界上有100多种社会主义,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还谈到金庸父亲查民卿当年在 “镇反”中被错杀一事,金庸连连点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并表示父亲的命运只是改朝换代之际的悲剧,自己已淡然不记“前仇”了。

会谈持续了一个小时后,金庸起身告辞,邓小平亲自送他离开。两人边走边谈,到了大厅外,还站着谈了一会儿。邓小平握着金庸的手说:“查先生以后可以时常回来,到处看看,最好每年来一次。”  

当晚,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播放了邓小平与金庸会谈的消息,港澳及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介纷纷予以报道,轰动一时。当年9月,《明报月刊》同时发表了金庸和邓小平谈话记录及《中国之旅:查良镛先生访问记》,此书出版后,一时间洛阳纸贵,出版3天后就告罄,连续加印了两次。

金庸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寄去了一套全新的《金庸小说全集》。在邓小平会见金庸后不久,金庸小说在内地“开禁”,并很快成为畅销书。

对金庸而言,这次会见影响巨大,他说:“访问大陆回来,我心里很乐观,对大陆乐观,对台湾乐观,对香港乐观,也就是对整个中国乐观!”

曾有人经问金庸先生:“人生应如何度过?”老先生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人生在世,去若朝露。大侠的人生,可敬,可叹。

今天,让我们共同缅怀金庸先生:江湖再见,大侠走好!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