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专注于战争设计、思想创新的军队,比专注于武器发展的军队要可怕

 时间:2018-11-03 09:53来源:瞭望智库责任编辑:张焱
  
一支专注于战争设计、思想创新的军队,远比一支专注于武器发展的军队要可怕。 再先进的技术,只有科学合理地运用起来,才能全面发挥其作战效能。
...

原标题:空军要1200多架飞机,海军要至少355艘舰船,美国也受不了。。。开始偷师中国!
专注于战争设计、思想创新的军队,比专注于武器发展的军队要可怕

一支专注于战争设计、思想创新的军队,远比一支专注于武器发展的军队要可怕。

再先进的技术,只有科学合理地运用起来,才能全面发挥其作战效能。

美军作为一支联合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军队,在他们看来,现代战争“无战不联”。与之相矛盾的是其军种(如美国海军、空军、陆军、网军和太空军等)间泾渭分明的“条块”思维。

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作为颠覆性技术革命的先驱者,其“碎片化”的技术革命恰恰缺乏一种先进思想“统起来”。

“马赛克战争”就是DARPA蓄谋的一场颠覆性的军事思想革命。

它面向尖端科技、未来战争,可能将敌人拖入更加浓重的“战争迷雾”,并成为激发美国“战争瘾”的一针催化剂……

2017年8月,素来以发展颠覆性技术而闻名于世的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提出了赢得未来冲突胜利的升级版战略——“马赛克战争”。

2018年9月,DARPA在成立60周年的研讨会再次强调:要赢得未来和规避冲突的最新战略,就是将作战方式由传统形式向“马赛克战争”转变。

不久前,美国空军积极配合DARPA的“马赛克战争”战略,寻求发展自主喷气式战斗机。

那么,什么是“马赛克战争”?

众所周知,马赛克是由无数个“马赛克碎片”组成的一个系统,具有呈现简单,功能多样,且具有快速拼装等功能和特点。

DARPA提出的“马赛克战争”,正是借鉴了“马赛克”的这种特性。

按这种设计思路,美国人将各种传感器、陆海空天网等成本低下、功能单一的武器系统或者平台视为“马赛克碎片”,通过网络信息系统将这些“碎片”动态地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按需集成、极具弹性、灵活机动的系统,针对战场需要进行密切合作。

那么,DARPA为何在此时提出并不断强调“马赛克战争”理念呢?在笔者看来,主要有以下5个方面的原因。

1、第三次抵消战略失灵

综合国力达到美国的60%,美国人将这个数值视为挑战自己全球统治权的危险信号,必须想方设法地予以遏制。其中最能有效保障美国霸主地位的成分就是军事力量。

2014年8月,美国加速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背景下,特别是针对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美国国防部提出了“第三次抵消战略”,希望通过发展“改变未来战局”的颠覆性技术群,以实现军事上的绝对优势。

然而,不到两年,2016年7月5日,军事专家朱尔斯·赫斯特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直言,美国的“第三次抵消战略”不足以阻止未来一场大规模战争。

今年,在DARPA的“60大寿”上,美方多位人士表示,奥巴马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是“正在走向失败的主张”,DARPA的“黑科技”确实失灵了。

原因其实不难理解:现代社会技术扩散太快,美国有的比如AI、无人科技、高超音速武器等,其他大国都有了,美国的相对优势没有必胜把握。

比如,美国研发了采用仿生学设计的四足步行机器人“波士顿大狗”。不久,解放军在“跨越险阻”竞赛中出动了机器大狗。

比如,2016年10月美军使用3架F/A-18超级大黄蜂战机释放了103架“Perdix”无人机,进行无人机蜂群试验。

之后,我国就完成119架小型固定翼无人机成功演示了密集弹射起飞、空中集结、多目标分组、编队合围、集群行动等动作。而且,我国在珠海航展上公开展示的固定翼无人机集群试验系统,具备了与“蜂群”无人机相抗衡的实力。

 

蜂群战术是未来战争的常用战术之一

此外,在航母、卫星、隐身战机或精确弹药等大国重器上,相关大国也不敢落后,特别是近些年构建起来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体系,让美国先进平台的战略价值正在不断缩水。

在这种情况下,单一领域的科技优势无法维持美军甚至美国“独步天下”的绝对优势,必须另辟蹊径。

并且,美军当前的作战设计中存在着类似预警机、航母等“中心节点”,一旦被摧毁,将令美军承受巨大损失。但是,若要开发新的战争技术不仅成本高昂,而且研发周期可能长达数十年。

因此,对原有武器、平台等资源进行优化重组、兼之以尖端技术的“马赛克战争”便大有用武之地了。

2、整合“碎片化”尖端科技

DARPA明确表示,对于军事作战能力的下一次革命,并不依赖于突破型平台的引入。

那么,重点是什么呢?

目前,DARPA新建自适应能力办公室,并投资一系列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高超音速飞行和太空系统等,寻求将这一构想变成现实。

在AI领域,DARPA已经迈过了AI规则和深度学习阶段,正在发展AI与环境的自适应;

在高超音速领域,美国已经实质性退出了《中导条约》,在争夺5-10马赫的竞争;

在复杂城市作战领域,DARPA启动了“进攻性蜂群使能战术”项目,能够以250个或更多协同自主作战系统进行城市蜂群行动,目前正在重点研究“士兵-蜂群”编队和蜂群战术。

要知道,再先进的技术,只有科学合理地运用起来,才能全面发挥其作战效能。

但是,DARPA作为颠覆性技术革命的先驱者,其“碎片化”的技术革命恰恰缺乏一种先进思想“统起来”。

而美军各军种琳琅满目的作战理念显然无法担起这副重担(比如,“云作战”以空军为主,“分布式杀伤”以海军为主,“多域战”以陆军为主)

于是,DARPA用自己的技术设计自己的战争思想,而不是分割交给军队,防止设计与使用“两张皮”,以期能够系统、科学地解决产品到使用的问题。

简言之,要的就是“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

3、弥合军种间结构性矛盾

美军是一支联合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军队,在他们看来,现代战争“无战不联”。与之相矛盾的是其军种(如美国海军、空军、陆军、网军和太空军等)间泾渭分明的“条块”思维。

不仅如此,各军种分别提出了五花八门的作战概念。远的不说,自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军作战概念创就让人眼花缭乱。

咱们举几个例子:

2013年,美国空军提出“快速猛禽”作战概念,2014年,对“作战云”概念进行了正式定义。2017年,又将“快速猛禽”升级为“灵活作战部署”。

海军水面部队有“分布式杀伤”,水下部队有“幽灵舰队”概念,海军陆战队提出了“21世纪机动战”。

陆军2016年提出“多域战”概念,2018年升级到“多域作战”1.5版,还得到了空军、海军的认可。

说到联合作战,又有“空海一体战”、“联合作战介入”、“全球公域进入与机动”、“城市作战”、“应对导弹齐射攻击”,等等等等。

为啥要这么做?

很简单,多分钱!

防务预算一旦审批,就是本军种可以掌控的经费,各军种在为此经常斗得你死我活。

美军“空海一体战”理论,就曾受到陆军的极力抵制——“空海一体战”跟我没有啥关系,防务预算也就没我啥事。于是,硬生生地逼迫参联会搞了一个“联合作战介入”概念,来平息主要军种之间的纷争。

 

不过,陆军的地位依然没有什么改观,后来提出了“多域作战”概念,目的也是要钱。

“条块”思维不但导致系统兼容性差,也明显加大了各军种联合作战的指挥难度——一旦打起仗来,到底谁听谁的?

所以,“马赛克战争”来了,用网络化信息技术手段,将这些“条块”联系起来。

目前,DARPA正在进行“复杂适应性系统组合与设计环境”、“系统之系统集成技术与实验”、“分布式作战管理”、“对抗环境中的弹性同步规划和评估”、“对抗环境下的通信”、“任务优化动态适应网络”等一系列项目。

可以说,美国通过“马赛克战争”编织一张大网(美国人称之为“组合效果网”,该网以“马赛克碎片”的作战效能为中心,达成最优化作战效果),从而实现各种资源实时共享,各方可各取所需,并增强互联、互通、互操作能力。

一旦获得成功,将解决系统集成、平台协同、指挥控制、作战管理、互操作等一系列问题,大大提升美军自主式作战能力。

注:自主式作战,是美军在20世纪末以发展无人武器平台而提出的作战概念,核心是让武器装备具备人工智能,减少人在回路决策与控制。比如,美军的战斧导弹、无人机等,可以盘旋在空中,并依所处位置、打击效能、对手的威慑程度等因素,自主决策打谁、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的问题,还能及时评估作战效果,并通过中继等方式报送指挥中心。目前,美军已经取得了不少突破。

因此,“马赛克战争”就是让这些自主式武器平台的“碎片”,连成一个大的自主式体系,真正把体制上分割的现状用颠覆性技术手段实现了融合。

4、算一笔经济账很有必要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一场二战,美国举债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70%,生产了超过27万架飞机、7000多艘舰船;现代战争的成本更高,美国政府共为伊拉克战争花费2.2万亿美元。

当前,美国将战争准备定位于大国之间的常规战争,目的不是踏平一个国家,而是使其放弃抵抗的欲望,将超大城市作战、地下战作为现代战争的重点,正是出于此意——一举突破对手的政治、经济中心,从而实现威慑甚至政权的颠覆。

一旦与大国发生常规的武装冲突,特别是现代城市战争,军事费用必然将以10倍以上增长。

因此,美国海军高呼“至少需要355/400艘舰船”,而一艘福特航母就造价130亿美元,耗时8年;

美国空军高呼需要1200多架飞机,而一架F-35的造价最初高达2亿美元。

不仅如此,9月,美国空军部长称,如果要实现打赢“大国冲突”,美国空军需要扩大七十几个中队,相当于增加1/4的兵力!

不幸的是,美国当前的经济形势,比此前任何一次现代战争前的表现都差,虽然作出一副不惜与对手长时间竞争的架势,然而,财政恶化、国家制造能力萎缩以及脆弱的全球供应链,都使其难以在未来战争中继续保持这一优势。

因此,事实上,美国只是想打短促、利索、点到为止的战争,倾向于更经济、更有效的作战思想。昂贵的高精尖武器亦是其“不能承受之重”,被浪费掉的巨款自然让他们感到肉疼。

另外,各军种抢到经费之后,分别另起炉灶,搞“烟囱式”发展。以高超音速武器为例,海军、空军、陆军各顾各的,之间缺乏互通有无、取长补短的环节,造成了重复研发,导致大量时间和预算的浪费。

现在,为了加快高超音速武器发展,三军合力研制,集中力量办大事。

从中可见,“马赛克战争”肩负着减轻经济负担的艰巨任务:通过整合,使原有武器装备及平台发挥出最大效能,减少被美军军种之间结构性矛盾放大的内耗。

这样,美军才有可能以最小的代价赢得未来战争。

5、受中国体系作战的启发

美军作战历来重技术,每一种作战思想都打下深深的技术烙印;而中国重哲学,“马赛克战争”理论受中国体系化作战思想的影响很大。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海事战略主席詹姆斯·福尔摩斯(James Holmes)在《中国的战争方式》一文中提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想法,不是单个的战士或船只、飞机或坦克,而是体系化作战。

兰德分析师杰弗里•恩格斯特罗姆的专著《体系对抗与体系破击》在美国引起广泛关注。

随着远战打击力量的运用,信息化战争的作战范围已经扩张到数千千米,甚至超越了中程导弹5500千米的范围。

大国之间的军事竞赛,本质上,还是战区范围联合作战能力的竞赛——谁掌握了战区联合作战的主导权,谁就可能赢得未来战争的胜利。

DARPA认为,“马赛克战争”的概念比此前设想的“体系化作战”的方法更加先进——中国体系化作战由单一系统集成设计的,其配置复杂,“马赛克战争”在体系作战上更加灵活,集成的能力更强。

在上述背景下,“马赛克战争”应时而生。

总而言之,作为第三方机构,DARPA根据作战需求而非军种需求综合提出“马赛克战争”理念,一方面,可以有效地平衡军种之间的分歧,并使技术状态和军种作战地位无缝衔接,从而减少军种之间为争夺资源而进行“肉搏”;另一方面,提高兼容性,真正用颠覆性技术将这些“条块分割”的军种关联起来。

6、战争成瘾的美国,须警惕!

一流的军队设计战争,二流的军队应对战争,三流的军队尾随战争。

一支专注于战争设计、思想创新的军队,远比一支专注于武器发展的军队要可怕。

一旦成为现实,“马赛克战争”将增加世界军事竞赛的“迷雾”,成为美国战争瘾的一针“催化剂”。

根据美国1973年通过的《战争权力法》,美国总统在未经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可发动不超过60天的对外军事行动,只需在行动展开后48小时内通知国会即可。

美国军事学院教授格雷戈里•达迪斯2015年曾指出,经过几十年的战争,美国已经到了没有它就无法生存的地步。

他甚至直言,战争已成为解决美国恐惧的手段,而美国的恐惧已成为更多战争的理由,美国沉迷于战争而害怕和平。

美国前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也称,不间断的战争,很少有美国人在这样的前景下退缩、考虑更多的和平选择。

事实也是如此。

特朗普上台后,2017年4月就向叙利亚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还向阿富汗东北部投掷“炸弹之母”,2018年4月再次下令对叙利亚军事设施实施打击。

美国《军事时报》近日也报道,今天的军队担心新的战争即将来临,甚至有46%的美军士兵认为,该国会在明年卷入战争。

美国痴迷战争的原因绝不仅仅是为了抵御与之不同的意识形态,更重要的是,美国是发动战争的既得利益者。

美国精英害怕美国失去对全球的领导权,害怕既有的生活方式和规则将被改写,害怕在全球博弈中犯下的罪行被清算……

对于美国而言,“马赛克战争”的发展路线是很清晰的。然而,由于“碎片”元素数量巨大、排列组合方式太多,加之科技发展程度的差距,对于美国的对手,它恰恰是一场“战争迷雾”,将使本就独占鳌头的美国军事力量更为高深莫测。

战争将在哪里展开?

美国将用什么方式进攻我们?

“马赛克”产生的作战效能和影响又是什么?

等等。

为了谋求安全,各国可能不得不加强对自身军事领域的投入,甚至误入歧途、累及经济发展。而这种行动又会给美军提供进一步要求追加预算的借口,使世界陷入安全困境。。。。。。

本文作者:易芳  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