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中国特战女兵吴昌洁:“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

 时间:2018-03-07 09:00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张焱
  
“当你跑着800米,我们跑着8公里;当你在宿舍吃着瓜,我们在训练场吃着沙;当你在饭店里吃鸡肉,我们在丛林里喝鸡血”。这段顺口溜生动地道出了特战女兵与同龄人生活的不同。
...
原标题:特战女兵吴昌洁:“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
中国特战女兵吴昌洁:“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
       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指挥通信连大学生女兵吴昌洁(右)在“科瓦里-2017”中美澳联合训练中与外军合影。(吴昌洁供图)

“当你跑着800米,我们跑着8公里;当你在宿舍吃着瓜,我们在训练场吃着沙;当你在饭店里吃鸡肉,我们在丛林里喝鸡血”。这段顺口溜生动地道出了特战女兵与同龄人生活的不同。

全国人大代表、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指挥通信连战士吴昌洁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喝鸡血时的感受:“鸡血滑腻腥臭,入口就让我想吐,咽下去后一股血腥味儿就从喉咙蹿了出来。”

她和战友还练习过杀猪、杀蛇,这些课目除了考验胆量,更是为了训练特种兵在极端恶劣的野外环境中生存下来。

“我小时候就是个‘熊孩子’,整天和男生一起玩,还和男孩子打架。”吴昌洁笑着说,“父亲给我买的玩具都是玩具枪。”

可当她真的入伍来到特战旅,才发现当个好兵并不容易。早晨起床就要跑8公里,时不时“加餐”进行定向越野,每天都累得精疲力尽。她们还会进行传递炸药包训练,22秒内,冒烟的炸药包在战士之间快速传递,距爆炸还有3秒时,将它迅速扔进水坑中,跑上三步卧倒。

女生都很爱美,可特战女兵天天待在训练场,个个晒得黝黑,她们很少敷面膜或者涂防晒霜,因为再好的护肤品也挡不住烈日暴晒和汗水浸泡。除了毒辣的太阳,考验她们的还有“丫头片子也就撑撑场面,打仗还得靠男人”的偏见。

吴昌洁的身体协调性不错,但有的课目,比如牵引横越,一直是她的“拦路虎”。这个课目要求在一根绳索上徒手攀爬二三十米,她常常到了中间就“卡壳”,死活过不去。有一次,一个男兵和她开玩笑说她不行,“我不服气,和他打赌,谁输了,谁买水!”吴昌洁撂下这句话。

“到了中间,我都快掉下来了,但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最后花了20分钟才到终点。”吴昌洁大腿都磨出了血,到达终点时哭了,和她打赌的男兵有些不知所措,但在吴昌洁看来:“我付出了努力,终于通过了,哭是一种情绪宣泄。”

其实,私下里特战女兵和同龄女孩一样爱漂亮,请假外出时她们会化上淡妆、穿上裙子,然后发现“自己也可以很美”,允许使用手机时,她们也会打开美颜相机,自拍“卖萌”。

但作为特种兵,吴昌洁和战友的生活里更多的是使命和责任。攀岩、侦察、格斗、泅渡、爆破、射击……这些严酷的训练才是她们生活的主旋律。

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后,吴昌洁肩头的责任更重了。今年全国两会,她带来了《关于传承红色基因、赓续优良传统》的建议。随着自己的成长,吴昌洁愈发觉得传承革命精神非常重要,“比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换成网络上流行的说法就是,‘特种兵就是特别有种的兵’。”她说自己就是这种精神的受益者。

2017年8月,吴昌洁作为中国陆军代表队的一员,赴澳大利亚参加“科瓦里-2017”中澳美三军联合训练。

“科瓦里”联合训练旨在提升中澳美三国军方合作、友谊和信任。来自三国的30名参训官兵在极具挑战的环境中接受爬山、海上皮划艇、溪降和激流勇进等课目训练,共同完成任务。

吴昌洁是我军选派的两名参训女队员之一。开训第一天,峡谷跳水是第一个课目,要求队员从约三层楼高的瀑布上跳下,站在吴昌洁前面的一名外军队员,看了一眼瀑布湍急的水流,拍着胸脯深呼吸,反复三次都没跳。吴昌洁则二话没说,第一个跳了下去。

“我也是第一次跳,挺害怕的,但没时间犹豫。”吴昌洁笑着回忆。在她看来,解放军的精神就是“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这种中国军人的传统精神让外军非常敬佩。

第二天的激流勇进课目在澳大利亚塔里河展开,那时正值当地冬季,河水冰冷刺骨,跃入河中不久,一个大浪拍向吴昌洁,她的肩关节意外脱臼,剧痛让她差点晕了过去。岸上的教练员连忙扔来救生绳。由于水流太急,吴昌洁试了几次都没有抓住绳子,眼看就要被湍急的水流冲下瀑布。

“我第一次体会到濒临死亡的感觉。”她说。吴昌洁忍着疼痛,硬是单手游到了对岸。

手臂脱臼了,吴昌洁就每天吃止痛药咬牙参训,在峡谷穿梭、登山远足、海上皮划艇联训课目中表现突出。联训结束后,吴昌洁凭借出色的表现,被授予“尊重”奖杯。

后来在中澳两军举行的防务磋商会晚宴上,澳大利亚国防部副秘书长斯金纳女士指名要接见吴昌洁,称赞她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出色的中国女兵。”

入伍将近5年的吴昌洁其实当初差点与参军的机会擦肩而过。2013年高考过后,看到街头的征兵宣传画,她很动心。报名、体检,然后是慢长的等待,却没有结果。

有些失落的她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去学校报到,却突然接到人武部的电话:“你是吴昌洁吗?”“是!”“还有一个女兵的名额,你能来吗?”“能!”“最快什么时候来?”“今天!”

如今,她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梦想已经变成现实。经过多次交手,特战旅的男兵很少再敢轻视这些杀蛇取胆、生喝鸡血的女特战队员。再有人拿“女兵”说事,吴昌洁会很淡然地说:“我首先是一个兵,其次是一个女兵,最后才是一个女孩子”。

本文作者:章正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