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十二月十七 【羊】丁丑月 壬子日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时间:2017-06-28 12:03来源:香港每日电讯责任编辑:张焱
  
曾经,他是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的队员,现在,他是一个交通协警;曾经,他数次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国家元首的检阅;现在,他终日往返于一个十字路口,搀扶过马路的老人孩子;曾经,他标准的军姿是一个国家的尊严;现在,他指挥交通的动作仍然无可挑剔;他叫——杨鹏。
...

原标题:2017·长安剑致敬人物」“行走的红绿灯”杨鹏:从三军仪仗队到站马路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杨鹏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的一员
 

2017转眼过半,好像一本书已经翻到中间。在这本书里,那些曾经读到的精彩,我们会用笔在字迹下方轻轻画一条线,或者,在书页上郑重地折一个角。被我们做上标记的10个人,可能很平凡,但我们总想记住初次读他时,心里的那种感觉,有感动、有震撼、有惊喜,有欢乐……

我们想用自己的方式向他们致敬,给他们轻轻画一条线,为他们郑重折一个角。以便很久以后,当我们再翻开2017这本大书的时候,我们可以一下子看到他们,瞬间回忆起初次读他时心里的那份感觉——

曾经,他是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的队员。

现在,他是一个交通协警。

曾经,他数次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国家元首的检阅。

现在,他终日往返于一个十字路口,搀扶过马路的老人孩子。

曾经,他标准的军姿是一个国家的尊严。

现在,他指挥交通的动作仍然无可挑剔。

那个曾经,有6年。现在,又6年。

他叫——杨鹏。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杨鹏的动作依然标准完美

 

杨鹏

陕西省西安市交警新城大队解放路中队辅警

我是在一个小视频里知道杨鹏的,那个视频的名字叫《马路男神》,他还有个名字,叫“西安最帅交警”。老实说,我不太有兴趣,“最帅”“男神”一类的称号已经烂大街,不能再骗着人点击视频。但我还是点开了这个视频,因为已经有超过1000万人浏览过,我不敢错过。

视频里,一个高个子的警察,来来回回在马路上穿梭:一手牵一个孩子,挺着笔直的腰板走过白色的斑马线,妈妈们跟在他们身后;或者微微躬起背,探下身子用一手托住老人的小臂,另一只手扶着上臂,慢慢穿过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

谈不上“最帅”,但他指挥交通的动作却实在有魔力,干净、利落、规范到无可挑剔。带着手套的手笔直,双臂上因为紧绷有线条分明的肌肉。

有人说他是“行走的红绿灯”,50米的路口,他一天能走近20公里;附近的幼儿园,有孩子等不到他牵手,就不肯过马路;老大妈专程带着饺子来看他,不由分说塞进他嘴里,他说,是奶奶包的饺子味道……

看完视频,我愣了两分钟,开始找他的电话。

从三军仪仗队到站马路

那是下午三点左右,杨鹏刚刚执勤下岗。

在陕西西安新城广场十字路口,挨着陕西省人民政府东门——3条机动车道,1条非机动车道,路口不是正南正北,有个弯度,就像“千”字最顶端的交叉点。

每天早高峰7点到9点,晚高峰5点到7点,1米85的杨鹏都会衣装笔挺的出现在这里。同时,也总会有人在路边看他执勤。

他指挥交通的动作太过标准,看过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你可能记不住那些手势的具体含义,但一定不会忘记他。

杨鹏告诉我,这样的动作是源于他过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服役的经历。

从2002年至2007年,他参加过大大小小的礼宾任务600多次:见过布什、普京等各国元首,也参加过为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机场接待外宾等任务,还在人民大会堂表演过。

曾经,他站在天安门广场中央,是一个代表国家、军队形象的战士。而今,他只是一个在方圆50米路口往来奔波的交通辅警。

让他欣慰的是,附近有一座电报大楼,整点的时候大楼上的座钟都会放《东方红》。“军营里的人都知道听到这首歌的感觉。”说完,杨鹏轻声哼起《东方红》的曲调,声音里充满对军营的眷恋。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指挥交通,杨鹏依然保持军人的作风

 

不仅如此,他还把来自三军仪仗队的硬朗与利落,带到了这个远离首都的小小十字路口。

“挺颈、挺胸、收腹、收臀,下颌微含,双眼有神……”军姿的动作要领杨鹏永远不会忘记,不管坐在上班的公交上,还是站在指挥交通的十字路口,甚至一路小跑去搀扶过马路的老人,他的上身永远保持着刀背般的笔直,没有见过一丝放松,没有见过一点懈怠。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他。曾经,甚至有网友在杨鹏的微博下留言:“你这个交警太假了,做作,搞一些形式主义,我敢保证你肯定坚持不了半年。”他没有分辩,因为此时他已经坚持了六年。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了杨鹏一个问题:“从仪仗队到站马路,你的心里会有落差吗?”

“有肯定会有……”他坦率地承认,在心里对比过这两个角色,但不知该怎么描述。

后来,在更深入的对话里他告诉我,自己把这个十字路口当作人生新的舞台——“我在那指挥就是一种享受。我用力吹哨,规范动作,就是我的表演。”

那时我似乎替他找到了答案——六年时间,他用从未改变过的坚持逐渐填平了心里的落差,经过那小小十字路口的每一个人都在检阅他,同他当年在礼宾任务中600多次的检阅一样

“行走的红绿灯”:每天两万步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认真。没有规定要求他们,动作要必须向三军仪仗队一样美观、帅气。而且枯燥的动作重复次数多了,一般交警也不会很在意把每个动作做到完美。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杨鹏标准的站姿,赢得了过往司机的点赞

 

他本可以在路口站着,只做做规范的手势动作,但他并没有这样。

在这个十字路口,在执勤的6个小时里,他每天走20000多步。按照仪仗队标准的一步80厘米计算,他每天在上班时至少要走近20公里。他戏称自己为“行走的红绿灯”。

也许是因为,杨鹏每天都有要等的人。

他数了数,每天固定要等的就有10位老人和7、8个小朋友。

在前面提到的视频中,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站在路口,噘着嘴,拽住妈妈不愿过马路。妈妈看起来有些“气恼”:“我怎么叫他过来?”

就在此时,绿灯亮了。带着白色大檐帽,在警服外面套着反光背心的杨鹏小跑着过来。小女孩立马松开妈妈,让戴白手套的叔叔牵着自己的小手,一起穿过马路。

杨鹏逗她:“你今天的裙子真好看。”小女孩开心的笑了。到达另一边后,向杨鹏挥挥手告别,和妈妈一起融入了人潮之中。

不仅仅是这样。他平均每天大概要扶30多个老人过马路,要是附近的大厦里有讲座的时候会更多。

扶老人过马路需要更加小心翼翼。一般而言,老人过马路,需要等两次红灯,从一侧走到马路中间的绿化带,再等绿灯后通过。两个红灯,一个30秒,一个40秒。

遇到中途变灯的时候,他会站在老人右面,用右手示意司机汽车等等,直到把老人搀扶过去。

糖尿病后期的李阿姨视力严重下降,眼睛只能看到一条缝,而且家人也不在身边照顾。每天固定时间,李阿姨都会在马路的一边,“小杨、小杨”的喊着。杨鹏听到后,立刻跑过去。

他对这位阿姨说:“我就是您的儿子,您就放心的把手交给我吧。您大概几点回来,把我叫一声,我再扶您过去。”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杨鹏护送小朋友过马路

 

不了解他的人说,这个交警脚下装了小马达。有司机闯红灯了,杨鹏哒哒哒跑过去劝说司机不要闯红灯;有老人需要过马路,杨鹏小跑过去,攥紧老人的手,慢慢搀扶着走过去;幼儿园的小朋友放学了,在马路边上喊:“杨鹏叔叔”,杨鹏就跑过去,一把抱起小朋友……

然而,每天牵着那么多孩子过马路,自己4岁的孩子他却一次也没有送过她上幼儿园。

在整个执勤过程中,杨鹏很少站在一个位置不动,很多老百姓路过杨鹏时都会问一句,“累不累啊?走那么多路,注意休息啊。”经常有人给他送水喝。

下班的路上,杨鹏边走边脱下黄色的反光背心,在20000多步的距离里,他的警服已经被汗水浸透。“每天下班的时候都像刚洗过一遍澡。”

“你个瓜皮!”

“瓜皮”在陕西话里是傻瓜、一根筋的意思。电话里的杨鹏声音带着笑说,“一开始我经常被违章的人这样骂。

平时站岗执勤中,只要看到有人违反交规则,哪怕是汽车只压一点点线,杨鹏都会走过去指出司机的错误;看到行人闯红灯,也会上前进行劝说。“过于认真”让很多人不待见他:“我不用你管,我的命我负责,你个瓜皮。”

有一个老太太杨鹏印象非常深。她每天骑车带着孙子经常闯红灯,杨鹏每次都拦下说,“阿姨,咱不能闯红灯。”

“那娃迟到了,你怎么担得起吗?”

“我负责不起,那咱也不能闯红灯啊。”

“你管啥啊,你个瓜皮!”

杨鹏说,这样的对话在他们之间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骑车带孙子的阿姨闯过红灯。

“至于吗?”“你也太认真了吧!”“多管闲事儿”这是一个交通警经常会听到的话,我问杨鹏,听到这些你难过吗,你希望他们理解你吗?

我以为会听到肯定的回答,没想到却听到他说,“我理解他们。”

在一次执勤中,一个开红色宝马的车直接冲着杨鹏过来,挡都挡不住。杨鹏把司机引导到路边,却发现女司机握着方向盘不住的抽泣。女司机对他说,刚刚和老公办理了离婚手续……杨鹏为她递过去纸巾和矿泉水:你这状态不行啊,这样吧,你把双闪打开,我在后面放一个反光锥筒,你先休息一会,状态好了再走。

女司机坐在车里,静静地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停了好一会后,向杨鹏道了声谢谢,说“我缓过劲儿了”。

谁还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谁在路口没走过神,咱们要提醒,更要理解。”说到这,杨鹏笑了,“我就是脸皮厚点,看到有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就过去劝说,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再不行就三遍,只要他还闯红灯,我就会一直跟他说,直到他不再闯红灯为止。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风雨中,杨鹏的身姿依然挺拔

 

“悟空,回头是岸。”

“我拦着你,是因为咱们有缘分。”

“我在这等了一千年,就是为了等你。”

……

在杨鹏的十字路口,他纠正违章虽然毫不通融,但诙谐打趣他是从不吝啬的。当然,分还是照扣,罚款还是照交,违规相片照拍。

渐渐的,老百姓也都“摸透”这个“傻”交警的原则:我可以很风趣,我也可以被骂,但你违反交规我不能装看不见——很傻,却很温馨,像个喋喋不休的家人。

问老奶奶的身体情况,问小朋友的学习情况……渐渐的杨鹏就不仅仅是一名交警的角色。老人把每天跑来搀着自己过马路的他当作自己的儿子,附近上学的幼儿园小朋友以被他牵手为荣,经常因为没机会和他合影而哭着不愿意回家。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可能做不到对国家有益,但我能做到对一个路口有益。”

本文作者: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

从三军仪仗队战士到交通协警--他还是一个兵
                                                 
部分网友留言截图


                                           

(责任编辑:张焱)
------分隔线----------------------------

 

本月排行